关于机床设计发展战略的讨论

  

  毛泽东比较爱看《光明日报》,因为这张报比较注意登理论文章,能给他较多的关于学术思想的信息,包括有关自然科学学术思想的信息。

  除了前述的要求《人民日报》转载《光明日报》上李汝祺文章的事例以外,还有一个事例,就是要求《红旗》杂志转载《光明日报》上关于机床设计的文章。

  一九六○年八月,在哈尔滨召开了全国第一次自然辩证法座谈会。提交会议的文章中,有一批是结合当时技术革新的发展而研究和写出的。“蚂蚁啃骨头”(小机床加工大工件),“积木式机床”,是当时引人注目的技术革新成果。哈尔滨工业大学的一些教师就这个问题作了分析和研究,写了《从设计“积木式机床”试论机床的内部矛盾运作的规律》一文,在会上已引起注意。会后,此文在《光明日报》哲学专刊上发表了。毛泽东看到这篇文章,请《红旗》杂志加以转载,并代《红旗》杂志编辑部给作者写了下面这封信。

  中共哈尔滨工业大学机械系机床
  及自动化专业分总支委员会同志们:

  看了你们在一九六○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光明日报》上发表的文章,非常高兴,我们已将此文在本杂志上转载。只恨文章太简略,对六条结论使人读后有几条还不甚明了。 你们是否可以再写一篇较长的文章,例如一万五千字到二万字,详细地解释这六条结论呢?对于车、铣、磨、刨、钻各类机床的特点,也希望分别加以分析。我们很喜欢读你们的这类文章。你们对机械运动的矛盾的论述,引起了我们很大的兴趣,我们还想懂得多一些,如果你们能满足我们的(也是一般人的)要求,则不胜感谢之至。

  信末原署“毛泽东 一九六○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后来改署“红旗杂志编辑部 一九六○年十二月六日”。

  这封信当然给作者们很大鼓励。他们原来的文章,转载在《红旗》一九六○年第二十四期上。他们按照信的要求写出的第二篇文章《再论机床内部矛盾运动的规律和机床的“积木化”问题》,《红旗》在一九六一第九—十期上予以发表,还加了一个按语。按语说了前面那封信的要求,说了这篇文章的论点还可以讨论,还有不同意见,还需要经过实践的检验,并且表示希望:“如果每一个专业,每一个科学研究机关,每一个生产单位,都能用从实际出发,具体地分析具体矛盾的方法,抓住他们自己业务中的一个特殊性的矛盾,用一定的时间(哈尔滨工业大学研究机床内部矛盾运动的同志,从一九五八年十月开始,到这篇文章的写成,共用了两、三年的时间),进行深入的、系统的、全面的研究,那就可以预期,我们的科学研究工作将获得愈来愈多的成果,将出现更加繁荣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的景象。”

  半年以后,在《红旗》一九六一年第二十四期上,发表了一篇关于机床内部矛盾问题的讨论综述,介绍了这个问题上的不同看法。

  这两篇文章和当时的讨论,有些关于矛盾的分析和议论,从哲学方法上说可能有不同的评价(是不是有搬弄概念的缺点?),但是主要的、实质的东西,是对机床发展方向的分析和预测。经过二十余年的实践,文章所作的预测的科学性到底怎样,这是应该机械学家们来判断的事情。最近有同志写文章,认为那两篇文章是我国从宏观上从综合上讨论技术发展战略问题的较早的文献,而这类研究正是现在应该大力提倡的。我觉得这个评论是有见地的。

  毛泽东说,他“很喜欢读这类文章”,“还想懂得多一点”。这说明他对哲学研究同技术研究的结合,对技术发展的思路和战略的探讨,表现了很大的兴趣和关注。

(节选自:龚育之、石仲泉:《毛泽东的读书生活》,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1986年版,97—100页。)


附记:上文中提到了两篇文章的执笔者,就是我的导师关士续教授,后来关老师评教授的时候曾将毛泽东的信附在材料中,别人跟他开玩笑说:“老关的评语厉害呀,那是毛主席写的!”关老师说:“那有什么用,直到毛主席去世,我还在当讲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