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文化管窥

孔昭君

  摘要:作者认为Internet本质上是一种“人”的网络,因此,它正在造就一种新型的文化。并且从伦理原则、网络社区、网上语言、网虫生态、网络文学等方面对网络文化进行了扫描,呼吁人们对网络文化进行更深入的探讨。

  关键词:网络、文化、语言、伦理、文学

  Internet究竟是什么,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但它涉及对Internet本质的认识,也涉及Internet的发展战略,是一个值得探讨的重大理论问题。

一、对Internet的不同认识

  众所周知,Internet起源于美国国防部的一项计划。60年代,美苏两国的冷战进入了“实验室冷战”阶段,美国国防部高级研究计划局负责寻找一种最佳方法来互连许多电脑网点,要求它能够经得住一次核打击的破坏。1970年美国第一个分组交换电脑网ARPANet([1])投入运行。后来经过美国国家科学基金会的介入,同时从当时已经建成的网络中剥离了军用部分,就建成了现在风靡全世界的Internet骨干网。

  自从Internet开始风行于世,人们就试图把握其本质,目前形成了一系列不同的看法。

  第一种看法,认为Internet就是最大的电脑网络。John R. Levine等人所写的《Internet傻瓜书》中就直截了当地说:Internet是世界上最大的计算机网络,并且仔细地提醒读者,计算机网络不同于蔬菜,它的大小有着重要的意义,因为网络工程越大,它所能提供的信息就越多([2])。这种看法是关于Internet物理层面的典型描述,它只是抓住了Internet的表面现象,这种看法不能说不对,但还不完整,或者不够深刻。

  第二种看法,认为Internet是信息或资源间的一种联系。曾瑞源先生在网上发表过一种观点:最令人困惑的是,并没有一个真正的网络或者组织单位叫做Internet。换个稍具体的说法,Internet主要就是让一大批电脑采用一种叫做TCP/IP的协议来即时交换信息([3])。再比如,Martin Noore认为Internet只是电脑网络间的相互联结,是众多想法的汇集协调,是朋友间、同事间的协议,是科技发展趋势的反映,不是一个实体,所以它没有真正的历史([4])。类似的还有,有人认为Internet的本质是把世界各地的信息资源或数字化资源联结在一起的一种形式。

  这种看法注重的是关于Internet的社会层面的描述,应该说它比前一种看法更接近事物的本质。但是,他们还是没有从更高的层次上来把握Internet的本质,也就是说这些观点对事物的抽象还没有达到把握事物本质的高度。

  第三种看法,认为Internet目前还在发展过程中。汪良、王秋所著《敢问路在何方》一书引述了这种观点:中国的网络起步于高等院校,加速于媒体效应,而将成熟于电子商务。同时,该书还引证联合国秘书长安南的观点,认为网络是与传统三大媒体(报纸、广播、电视)相抗衡的“第四媒体”([5])。

  第四种看法,Internet构建了“赛伯时空(Cyber Space)”。《数字化生存》的作者尼葛洛庞帝认为,我们面临的是“数字化生存”。而在数字化生存的新时代里,我们的生活正在发生着一系列的改变。一个显然的变化,是我们的“空间”概念正在发生变化,而互联网上人们赖以互相联络的“地址”也变成了虚拟的“空间”,人们在网络上是通过一系列的符号来相互识别的。“在数字化世界里,距离的意义越来越小。事实上,互联网络的使用者完全忘记了距离这回事。”“当我们把与互联网络相类似的传输系统用于大众娱乐世界中时,地球就变成了单一的媒体机器。”

  笔者认为,以上四种看法尽管具体的表述有所不同,但有一点是共同的,它们都是把Internet看成一种工具。这是对Internet的一种典型认识,它具有很大的代表性。但是,不管你认为Internet联结起来的是什么具体事物——电脑、资源,或者说Internet作为一种媒体也好,我们都不能忽视主体——人的存在。可以说,Internet联结起来的是电脑,其中流动的是信息,开发出来的是资源,但吸引的是电脑前面的人。在本质上它是一种“人”的网络。如果说Internet是一种媒体,那么,它的“人文”层面更是昭然若揭——有离开人的媒体吗?

二、Internet建立了一种文化

  笔者认为,如果不从文化的角度来认识Internet,我们就无法把握其本质。

  人类文化的长河无疑是海纳百川的结果,从其源起上讲。蒙昧时代的文化积累主要来自人们对世界的朦胧认识和人们的生活习惯,如原始人的自然观、原始宗教、原始部落的巫术等,到了文明开化以后,由某种产品或者某种技术开创一种文化现象的事例并不少见,典型的如中国的茶文化、酒文化,以及现代的汽车文化、电视文化等。

  到了近现代,技术本身的高速发展使得它在文化的建构上,也表现出了相对于其他因素的更为活跃的特性。试问,从18世纪产业革命以来,各种宗教有过重大变革吗?而在同一时期人类已经经历了三次重大技术革命。

  遥想当年,人猿相揖别,也不过是“几个石头磨过”。有人怀疑,故老相传的“燧人氏”、“有巢氏”可能并非实有其人,很可能就是人们对那些最早开始用火、最早开始造房的先贤的纪念而讹传成名。正是这种用火与造房的变化,使人类结束了茹毛饮血的野蛮时代,从山洞走向了平原,从渔猎走向了养殖与种植。

  无舟揖无以绝江河,大概人类祖先居住在湖边的时候,想到湖的对面办事,为求便利,将一段枯树放在水中,从而发明了舟船。但是,在欧洲历史的车轮艰难地辗过中世纪以后,正是航海活动的活跃,导致了地理大发现,建立了殖民地,促进了经济与文化的交流,从而吹响了近代资本主义时代到来的号角。在今天,航海已经不再仅仅是交通的手段,它本身就已经成为了目的,成为了人们旅游的一个项目。

  无独有偶,火车和汽车的发明也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最初的它们只不过是比马车更有效率或者更快捷的运输工具与代步工具而已,但在今天,它已经成为人类生活中的一种文化现象!纵横交错的铁路干线、四通八达的公路网,不仅改变了人们在物质生产领域的相互联系,更重要的是这种快捷的交通方式,缩短了人们心灵间的距离,强化了人们在思想文化上的交流与联系。

  飞机的出现,更使人们的交通方式如虎添翼,将全世界紧紧地联在了一起。

  上面这些工具运输的都还是有形实体,传送的都还是“原子”,而电话、电报的发明则实现了从“原子”到“电子”的飞跃。网络的出现,又使传输单位从“电子”到了“比特”。它不仅将全世界紧紧地联在了一起,而且将地球变成了一个村落——地球村。五十亿居民,在他们变成“网民”的时候,也就成了地球村的“村民”。正是在此基础上,美国副总统戈尔才提出了“数字化地球”的概念,不仅使克林顿在绯闻的纠缠中找到了一个转移民众注意力的亮点,也预示着全球发展的一种新趋势。

  技术本身的发展已经越来越明显地向人们昭示未来数字化生活的前景,如果我们今天再说数字化生活的桅杆已经露出了地平线,恐怕已经是事后诸葛了,因为它已经来到了我们的身边。所以,面对网络的发展,我们不能仅仅从技术的层面上来把握,而应该更注重它对人类生活的更深层次的影响。从本质上看它“网”住的是什么东西!

  表面的东西是现象的,深层次的东西才是本质的。透过Internet的物理表象,我们会发现它真正“网”住的是人,并且人们在其中创造了一种文化。笔者称之为Internet文化。

三、Internet文化扫描

  尽管笔者认为Internet是一种文化,但是,给这种文化一个完整的描述是很困难的。这一方面是因为Internet本身还在发展变化之中,我们还无法全面认识和了解其全部侧面。另一方面的困难则来自“文化”定义本身,尽管人们对此有一种约定俗成的看法,但把它表述出来却是非常困难的。当然,也有笔者本身学识浅薄的原因。因此,下面拟对Internet文化进行一下简单的扫描。

  1.Internet的第一伦理原则——资源共享

  前面已经指出,Internet是一系列技术进步的结果。它有两个最重要的支柱,一个是技术上的TCP/IP协议,另一个就是伦理上的,即资源共享。

  Internet的物理实体是由无数网络构成的,它们联在一起的最初目的是为了交换信息,所以,Internet上的资源共享是从信息共享开始的。然后,又发展到了其他资源的共享,包括软件、程序资源。由于资源共享的原则派生出来的另一种现象就是“免费原则”。在Internet上随便一个搜索工具都可以搜索到众多免费资源。这些资源包括一些免费的程序,如“驱动之家”(http://www.mydrivers.com)、“软件屋”(http://www.softhouse.com.cn)、“飞狐科技”(http://www.aerofox.com)等。如果说微软的站点上提供一些免费升级程序供下载,不过是它在遮羞或者将功补过(毕竟是他们的软件里出了“臭虫”嘛!),一些硬件厂商提供的驱动程序不过是对顾客服务的延伸的话,有很多站点则是完全不计报酬的,比如,“飞狐科技”是被ZDnet等权威机构评为五颗星的“Foxmail”作者张小龙自己开办的站点,该软件目前已经有了200万的用户,但直到今天都是免费的。

  Internet上的另一类重要的免费资源是免费服务,包括免费信箱和免费主页空间。目前提供免费信箱的站点越来越多,国内比较知名的是“163电子邮局”(http://www.163.net),尽管后来经过了种种曲折,该网站已经易主,但它所提供的邮件服务一直都是免费的。再比如“搜狐”(http://www.sohu.com)、“亿唐”(http://www.etang.com)等都提供免费信箱服务。这些提供信箱的主页上可能要附加一些广告,但如果它支持POP3方式收信,用户就可以绕开这些广告。提供免费主页空间的网站,利用其服务器资源,让“网虫”们有了一展身手,建立自己的网站的机会,前面提供的很多免费站点都是利用免费主页空间建立起来的。

  从网上站点的所有者入手,我们可以将Internet上的站点划分为两大类,一类是由正规机构经营的站点,如各大电脑公司(IBM、HP等)、软件公司(微软等)所经营的站点,还包括各种机关、团体所经营的站点,如美国白宫站点、各高等学校的站点和企业站点。另一类是个人主页,这些主页是利用网上的免费主页空间建立起来的,而且基本上都是免费的。并且,网上最活跃的也是这些个人主页。

  2.Internet上的网络社区

  “社区”是一个社会学概念,指的是社会上以某种特征划分的居住区。在Internet这个虚拟的“赛伯空间”里也存在着虚拟的社区,就是网上的BBS站点。

  BBS是英文“电子公告板”的简写,实际上它就是一种公告板,只不过它是通过电子手段实现的而已。它允许用户随意阅读别人发表的文章,也允许用户自己发表自己的观点。同时,很多BBS站点还提供用户直接交流的手段——在线聊天,包括七嘴八舌的“群聊”和一对一的“对侃”。

  BBS站台的管理者通常将其分为一个个专题,称为“讨论区”或“讨论版”,每个讨论区有自己的主题,如“武侠天地”、“笑口常开”、“网络沙龙”、“两小无猜”、“软件人生”等等。用户可以根据自己的兴趣参与不同的讨论区,阅读讨论区中的文章,或者在讨论区中发表自己的文章。当然,如果用户读到某篇文章后,想与作者或本区的网友们讨论,也可以用“回信”的形式,发表自己的观点。

  通过长时间的网上观察,几乎每个BBS站点的用户都是固定的,尤其是各个讨论区几乎都有固定的中坚用户在支撑,这就形成了一个相对稳定的社区。

  不要小看BBS这种不起眼的形式,它在网络上的影响可非同小可。去年王朔一不小心对金庸发了点痞,立刻招致“金迷”们的猛烈回击。当然,俗话说秦桧还有三个死党呢,所以,也有人袒护王某。结果,虽然王某再不吭一声,金庸一笑了之,可网上形成了声势颇为宏大的“金王大战”。对立的双方可能分布在天涯海角,但在立场上阵线分明,并且有一定规模的群体,你能不承认这是一个社区?

  3.Internet上的网虫

  看到这些网友们在BBS的作为,你一定会问,他们是谁?

  媒体上可能称这些人为“网民”,就像“烟民”、“股民”一样,是现代生活创造出来的词。不过这些叫法不一定得到认可。他们最喜欢的自你是——“网虫”,就像在网上爬来爬去的虫子!

  “网虫”一词虽然不雅,但大多数网虫却以此为荣的。因为你可以在网上的BBS站、新闻组中看到很多人的网上绰号(Nickname)诸如Netbug、Networm等等,更有人将自己的个人主页命名为“网虫之家”、“网虫乐园”。网上有人还对网虫划分了不同的等级:见习期网虫(准虫级)、初级网虫(爬虫级)、中级网虫(小虫级)、副高级网虫(大虫级)、高级网虫(飞虫级)([6])。

  网虫们是一群上网的“瘾君子”,以上网为乐,以上网为生,在网上演绎出了风花雪月,在网上谈论起琴棋书画,在网上描绘出了万紫千红,在网上展示自己的喜怒哀乐。这样就在网上形成了一个特定的人群共同体,并且这个人群共同体内部还会分化为不同的亚群体。这,就是网上文化的载体。

  4.Internet上的“语言”

  语言无疑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而网络文化形成的一个重要标志恰恰是网上形成了一套专用“语言”。当然,这种“语言”有很多的特殊性。一方面,它不同于自然语言,它并非自创一套表意系统和表音系统,而是利用现有的语言创造出来的,一开始其来源只有英语,现在也已经有很多汉语的成分,并且经常是“洋泾浜”式的。

  另一方面,这种“语言”也不同于“术语”,有很大的随意性。并且也有很大的流动性和变动性。

  尽管从语言学的角度来讲,它可能不能称得上为一种语言,但它确实通行于网上。对此,不管我们愿意与否,我们不能当驼鸟!

  网上语言有四种,一种是英文缩写,这部分算不上网上独创,很多是从过去的电传中借用过来的。比如:BTW(By the Way)表示“顺便……”,CU代表“See You”、OIC代表“Oh,I See”、Ur代表“Your”,是英文音节的缩减。

  第二种是网上“脸谱”,为了减少数据量,提高网上传输速度,再加上很多BBS是字符介面的,所以,网虫们只能使用ASCII“画”出了各种“脸谱”。这些“脸谱”通常有屏幕上将头向左转90度就可以看出其意义来,比如,“)”代表笑脸,“(”代表哭脸等。也有的不同扭头就能看出来,比如“^_^”就是一个笑脸。

  第三种是英文的音译,并且是比较俏皮的译法,比如,“email(电子邮件)”译成“伊妹儿”也不知是谁的妹妹;“HomePage(主页)”译成“烘焙鸡”可谓色香味形俱全了;把“Post(BBS上的“贴子”)译成“破”,既轻松,又有些软幽默的意味。

  第四种是中文的缩写,比如,“MM”代表“妹妹”、“GG”代表“哥哥”、“TMD”代表“他妈的”等。“绛紫”代表“这样子([7])”。再比如用“TA”作为第二人称代词,因为有时不能确定对方是男是女,是人是物,所以,很难在“他”、“她”、“它”之间做出抉择,干脆找个省事的办法。

  网上语言的另一个特点,在于对语言运用的随意性。这一点可能是语言学家们最反感的事,可是由于很多人为了加快输入速度,对语言的运用并不很严密,甚至错别字连篇。这也从另一个角度反映了网上语言不同于平常的书面语言的特殊性,它更象一种口头语言,但往往又掺杂着很多专业才有的“术语”,我们只能称其为网上语言。

  5.Internet上的文学创作

  既然网上提供了自由发表的机会,网虫们当然不会错过。尤其是对于爱读书的人来讲,更是如鱼得水。一开始人们只是把已有的文学作品搬到网上,建立了很多很有名的读书站点。后来,由于BBS上一直人气比较旺,很多网虫在BBS上发表自己的原创作品,有些作品还很有影响。比如台湾网虫蔡恒智(ID:jht,昵称:痞子蔡)在BBS上发表的小说《第一次亲密接触》,在网上引起强烈反响,然后由台湾的一家出版社出版了单行本。大陆也已经有两家出版社出版了其单行本。

  网上另一组比较有名的作品是国内网友“老榕”(“老榕”是一个相当活跃的网虫,在网虫间享有相当高的声誉。他曾在网上发起过救助女大学生何婷芳的行动,挽救了一个大学生的生命。)在网上发表的关于中国足球的感想——《1031([8]):大连金州没有眼泪》。

  再比如香港网虫“老叟”在网上发表的《Internet杀人事件》,集网事、悬念、惊险、神密与一体,是一部艺术性和可读性均很高的作品。

  此外还有很多作品,比如《网人》(曾晓文著,被收入1997年第2期《读者》)等等,有兴趣的读者不妨自己到网上找找看。网上还有一些比较有名的“作家”,比如星河、狂鹰、宁财神、李寻欢、五朝臣子、安妮宝贝等。

  最近时代文艺出版社出版了“中国网络原创作品精选”(共四卷),内蒙古远方出版社也推出了“台湾网络爱情发烧小说”(共四卷,包括《第一次亲密接触》)可见网上文学的影响。

  当然,也有人怀疑“网上文学”的概念,或者说它区别于其他文学的特征是什么。这是一个需要进一步研究的问题。

  郭荭同志对网络文字的概念进行过分析。网络文学的定义——描写网络生活网络文化的文学,或通过网络发表和流传的文学。然而又有人认为,前者太“窄”,后者又太“宽”了。网络文学的精神内涵——有人用一个形象的比喻来描述网络文学:他的父亲是网络,他的母亲是文学。这不仅是网络文学的血统与渊源,也暴露了他的精神内涵。网络文学的真正意义——网络文学之于文学的真正意义,就是使文学重回民间([9])。

四、网络文化与社会文化的关系

  上面对网络文化进行了浮光掠影式的扫描,这些还远不是网络文化的全部,比如网上黄毒的问题、网上秩序问题都没有涉及。因为笔者既无能力扫黄,也不想贩黄(犯法!)。网上的冲突和秩序问题更是一个难以阐述的问题,限于本人的水平,在此只好从略了。

  关于网络文化与社会文化的关系,目前只能从两个方面来认识,一方面,网络文化是社会文化的一个部分;另一方面,网络文化也是社会文化的“投影”。

  网络不是架在虚空中的,网上只是一个虚拟的时空,其中的所有成员都要生活在现实社会中,他们在网上形成的一些文化观念,会作为该成员的全部文化素养的一部分体现在现实社会中。比如,网上的信息共享原则,被很多人用来挽救现实社会成员的生命。网上“社区”往往促成了现实社会中的人际交往等。

  另一方面,所有网络时空成员在现实社会中形成的价值观念等文化要素,也会影响他们在网上的行为,比如在美国悍然袭击中国驻南使馆以后,很多中国网虫“黑”掉了美国的一些网站,这就是现实的文化指令促成的网上行为。

  当然,网络文化与现实文化的关系是很复杂的,并不是简单的光学“投影”。比如很多网虫在BBS上的表现,随着环境条件的变化,会出现一些“错位”现象。现实中口吃的余杰,在网上可以侃侃而谈;现实中的男子汉,在网上可能表现为一个弱不禁风的“小女子”,还有网上的价值观念与现实价值观念的冲突等。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点“人的本质是一切社会关系的总和”,如何把握这些网上“人”的本质,是需要进行很深入的研究才能回答的问题。本文只能是一个开头,以后将继续进行有关分析,也欢迎有志者共同探讨。

  注释

  [1]“ARPA”是高级研究计划局的缩写,它是美国国防部的一个机构。“Net”就是“网络”。
  [2]John R. Levine:《Internet傻瓜书》,清华大学出版社,1995年版,第1页。
  [3]作者的联系地址是:t90yuan@mp.cs.niu.edu。
  [4]《Internet奥秘》,学苑出版社,1994年版,第5页。
  [5]汪良、王秋著:《敢问路在何方——大陆传媒和网络的预言》,北京广播学院出版社,1999年版,第2页。
  [6]杨志宏:“我们是网虫,我们是网虫……——“虫”以类分”,载《电脑报》1999年第26期。
  [7]网上流传着一篇很有名的小说《BBS,你绛紫的温柔》。
  [8]指10月31日,事情发生在1997年。
  [9]郭荭:关于网络文学,《科学时报》2000年3月20日。

(收稿日期:2000年4月10日)

发表于《北京理工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0年第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