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边感怀

 

  新世纪的第一个“国庆黄金周”就要结束了。

  友人从武汉打来电话,说是在武汉长江边上的一个餐厅里就餐,向我致以节日的问候。由此,不由得勾起了我对武汉的一段回忆。

  2001年6月,应邀到湖北讲课。返程时途经武汉,为了等火车,到长江边上游览了一个下午。这是我第一次如此真切地面对长江。

  在武汉的长江二桥附近的一处江面上,我们离开柏路马路,来到了江边。当时的长江风平浪静,只有江水轻轻地拍岸。我凝视江边,发现浅浅的江水,在幽闲地冲刷一些“青石板”,那纹理,那颜色,那质感,就跟我在房山看到的石头一模一样,可脚下明明是松软的土壤,土壤前面是水土交界处的烂泥。这石头是怎么镶嵌在里面的呢?

  我弯下腰去,想抓起一块石头看一下。不想石头随手而馈:原来是泥!

  往旁边一看,又看到了一块“鹅卵石”,我对身边的同行者说:你看那块鹅卵石!

  他们也分辨不出石头和泥土,不由得伸手抓了一下。结果,当然是一场轰笑。

  我们不由得议论起造物的神奇——江水什么时候变成了工艺大师!

  另外,到底是石头变成土,还是土变成石头?难道是个鸡生蛋,蛋生鸡的问题?

  论来论去,还是我大喊了一声:累不累呀!

  结果,所有的争论到此结束——并不是所有的问题都能搞清楚的,也不是所有的问题都需要搞清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