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滨·杂耍·冰川丸

——“又见东京”之二

 

有中国人的地方,就少不了“恭喜发财”

  日本从中国学去了汉字,但在使用的过程中,日本又进行了简化。所以,同是汉字,在中国和日本就有些不同了。比如日本神奈川县的首府所在地横滨,日本写作“横浜”。1995年到日本的时候,有一位同事就说过这个字应该读如《沙家浜》的“浜”,可是,如果从文字渊源来看,它确实是“濱”的简化字。所以,还是“横滨”为是。

  1月26日,带领宝贝儿子到日本的第二天,我们就来到了横滨。主要游览的中华街、外国人墓地和山下公园。

  横滨的中华街是非常有名的,也是日本最大的中华街。因为横滨作为日本最早对外开放的港口,是中国人到日本的第一站。横滨的中华街见证了中日间最早的交流,以及在日本历史上中国文化的深刻影响。直到今天,很多到了日本的中国人都还要到中华街看一看,我想不外乎两个目的:第一,感受一下中华文化在日本的影响;第二,买一些中国货。我们就是怀着这两个目的来到这里的。我在中华街里买到了广东产的“老抽王”酱油,还买了一双旅游鞋。

  横滨是日本非常重要的港口,也是日本最早对外开放的港口。在日本的历史上曾经有相当长的时期是闭关锁国的,当时只与中国和荷兰进行少量的贸易。所以,当时精通“汉学”和“兰学”的人可是很有地位的,至少明里暗里可以娶好几个老婆(这是日本男人最大的爱好,东南亚各国对日本男人的“买春”旅游团恼火得不得了,台湾的马英九甚至发狠说只要逮到日本嫖客就在护照上盖章子。2002年初日本日本纪伊国屋微风分店在日本销售《极乐台湾》,被定为“淫书”,该店主任关根大辅,也被起诉到了法院)。日本的国门是被美国的炮舰打开的,而这个被打开的国门就是横滨。1854年美国佩里准将率舰队来到这里,开始了日本对外开放的进程。1868年明治天皇启动了“明治维新”的进程,日本开始“脱亚入欧”,当时提出的口号:文明开化,殖产兴业,富国强兵。日本的第一条铁路也是从东京的新桥到横滨的铁路,我们在日本期间有一次在新桥站停留,还看到了第一列火车的模型。

  天空为什么这么明亮?郭沫若《题毛主席乘坐的飞机》说是因为“机内机外有两个太阳”,我说是日本人的脑袋在照亮。

  由于我们去中华街的时候已经临近春节了,在街口就可以感受到一种节日的气氛。走进里面更是买卖兴隆,人气很旺。在那里有很多中国货,也有很多中国的店铺。诸如太平楼、蓬莱阁、天外天、重庆饭店等国内知名的和不知名的饭店在这里都有铺面。我们特意仔细的观察了这些铺面。由于要过年了嘛,所以,很多铺面都进行了很多装饰。尤其让我感到亲切的是,这里也跟国内一样,把“福”字倒着写,谐音“福到(倒)了”。从这一点上你就可以看到这里是一个中国人的天下。果真,在那些商铺里,很多人都能说当语,有些服务员可能就是中国留学生,或者侨居日本多年的华人。当我在一个商店里买旅游鞋时,一个日本人听我跟他说日语,不知是出于商家的礼貌,还是出于真心,竟然感叹:“日语说得真好!”别蒙事,我知道我的日语带着很浓重的中国口音,并且可能是中国东北口音。这口音也够独特的,别人学也学不来,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套近乎也不成,该侃价还是照样侃价。

  在横滨的中华街还有一处比较招人的地方,就是关帝庙。由于这里主要是一个商业区,所以,供关帝爷是不能含糊的。关云长,山西解良人,桃园三结义名列第二位,但他在整个刘备成就霸业的过程中好像也没有发挥什么重要的作用。过五关斩六将应该是他最风光的事了,可是那也不过是在他暂投曹操以后(名义上还非要搞一个降汉不降曹,当时刘备也没有反汉哪,怎么就叫降汉了?),急于洗刷自身污点而进行的过激表演(曹操曾派人送通行证给他,不过是一时没有赶上而已)。华容道不该放曹,他给放了;荆州不该丢,他给丢了。再能说得上的就是千里走单骑,没有调戏他的两位嫂嫂,可那本来就不该调戏呀?正是由于他战略上的失误,自己丧了命还不说,引发了刘备伐东吴的战争,结果又赔上了张飞,也葬送了刘备,直到白帝城托孤。到了后主阿斗的手里,蜀国的霸业就急转直下了。从这个角度来看,他倒可能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了。关羽死后,不知何时成了人们供奉的财神,据《封神演义》财神应该是赵公明,可是现在的道观里往往供奉三位财神:关羽、赵公明和比干。我们到关帝庙参观了一下,可能是因为快过年的原因,那里的香火特别旺,人也特别多。细端详了一下关羽的塑像,长得也像日本人,不像山西人。可能道教不像佛教,佛教在佛像的塑造上有明确的规定,尽管没有图纸,但也足以将佛像标准化,而道教就没有这种标准了。所以,各个道观的塑像只是抓特点而已。对于关羽而言,最著名的也就是吊眼稍(卧凤蚕眉)、大胡子(五缕长髯),旁边再摆上一把青龙偃月刀就可以了。这一方面说明道教诸神不太规范,另一方面可能也反映了道教的哲学:人法道,道法天,天法自然,顺其自然,自然而然。你觉得关羽是什么样,就是什么样。

  横滨山手外国人墓地,是我们此行的一个目的。该墓地起源于1954年佩里准将密西西比号一场事故,当时一名水手死了,当时为了埋葬这位水手,就选择了这个可以展望横滨的山丘,当时的横滨还是一个小渔村。此后,这里就成了在日本的外国人的安息地,不分人种、不论种族,共安葬了40余个国家的外国人。在外国人墓地的纪念馆里陈列着为日本近代化做出过贡献的各种纪念照片,比如为日本建造灯塔、制造电信设备、铺设铁路、造船工业、建设基础设施,以及兴办教会学校、开展文化交流、改善公共福利方面的外国人。我们在里面找了一下,没有中国人的墓地,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也为日本人的忘恩负义而不平。后来,在解说词里找到了原因:由于中国人有落叶归根的习惯,很多中国人的遗体都辗转运回国内去了。这还差不多,归来归来兮,他乡不可久留。近年来,外国人墓地得到了一定程度的收缮,里面不能随便参观了。这样也好,免得打扰亡灵。在展览馆的外面,有一个铁箱子,在募集修缮墓地的钱,我给了宝贝儿子20日元,让他投了进去。

  从外国人墓地出来,我们到一家快餐店吃了点快餐。出来的时候我们在海边小歇。结果宝贝儿子看到了一个在那里耍杂耍,天性使然,他就坐下来看得有滋有味,其实,那个耍杂耍的人的水平比较差,不过是手里拿了三块方形的塑料块,这样必有一个塑料块是靠磨擦力夹住的。再把这三个塑料块耍来耍去,有时还故弄玄虚地显得好像要失手的样子。我知道一会儿就该收钱了,就拉着宝贝儿子离开了。当我们乘出租车到山下公园以后,居然又看到几个美国人在那里练摊耍杂耍,他一只手拿着点了火的火把,一只手拿着开动中的柴油机械锯,抛在空中再换手,换手时只能接住火把的根部或者机械锯的把手,如果一下接不好,不是烧出泡,就是切掉手指。但这种把戏就如同古文《卖油翁》所言:“无他,手熟耳”。宝贝儿子是一个爱热闹的孩子,看到这种把戏不可能不感兴趣,刚好我们也有些累了,就放他点自由让他在那里看一会儿吧,也顺使歇一歇。不知为什么,这几年明显感到体力不如从前了。在1997年我出版《网籍危机》的时候,虽然每天要吃一只烤鸭,但是熬夜是没有什么问题的。《网籍危机》最后完稿,就是在1997年3月6日晚上跟华鹏喝完茅台后,熬了个通宵完成的。现在只要中午睡不成午觉,下午的工作效率就特别低,而晚上就基本废了。再看场上,那个耍杂耍的美国小伙子倒也卖力气,说的日语也算流利,但也无非是卖艺讨钱而已,所以,等到他们开始收钱时,人群也就散了。这时,我们才发现停在横滨港口的“冰川丸”。

  “冰川丸”是三菱重工横滨造船所1930年建造的西雅图航线的邮轮,太平洋战争时期被征用为医疗船,战后转为民用。1953年该船以日本当时唯一的远洋客轮重访西雅图,在其整个航行史上曾经248次横波大西洋。1961年5月,在纪念横滨开港100周年之际,此船永远停泊横滨,供世人游览。来到船上,宝贝儿子自然是非常兴奋的,面对着满船的机械,他这里敲敲,那里看看,不时地还能动手操作一下。而最引起我兴趣的是这艘船实际上一艘动员船,好像老天有眼一样,知道我对动员问题感兴趣,就让我在无意中遇到了动员船。

  这次由于陪着宝贝儿子,所以,到了日本的很多博物馆,我有一个最强烈的感受,那就是强烈的服务意识。几乎每个博物馆里都有交互式的活动,参观者完全可以在这里自己动手体验一些东西。这种寓教于乐的形式是非常好的,他把纯粹的参观变成了参与。我们的博物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了,不仅不让你动手,有些甚至看都要离得远远的。2002年到韶山参观,如果不是有湖南省计委的同志陪着,连参观毛泽东在滴水洞的办公室都只能远眺。所以,在中国博物馆更像庙堂,而在日本博物馆更像是学堂。尽管在我国也好,在日本也好,博物馆都是属于公共事业,但出发点的差异也就决定了博物馆的不功能和不同的命运,日本的博物馆都是非常繁忙的,而我们的很多博物馆则门可罗雀。提高国民素质不能停留在口号上,应该抓住一切机会,想尽一切办法将其落实。

  随着时间的流逝,夜幕降临了。我们在“冰川丸”上看了看横滨的夜景,然后就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了樱美林大学。宝贝儿子精力就是过人,大人都累得受不住了,他照样对什么都兴趣盎然。看来,年岁真的不饶人哪!

宝贝儿子日记

2003年1月18日(星期六)晴  今天我们到横滨参观。我们先来到了中华街,这里人很多,店也很多。我们一路上看见了炸麻团、珍珠奶茶、炸鸡腿、蛋糕等。妈妈给我买了一个橡胶球,一杯鱼翅包。爸爸自己买了一双旅游鞋。我们还看见了腊肉、腊肠、烤鸭、龙虾。

  然后我们去了外国人墓地。里面埋着为日本作出过贡献的外国人。第一个被埋在那里的是一个水手,因为意外事故死的。美国的佩里准将来找日本谈判,让日本对外开放,这些美国人让日本了解了西方文化。后来事故发生后,人们把这个水手埋在横滨的一个山丘上,这个山丘能展望整个横滨,让这个水手继续完成自己的事业。爸爸给了我20日元,让我投进捐钱箱,用来保护墓地。

  我们参观的最后一个景点是冰川丸号游船。冰川丸号吃水10.5米、共7层。我们先参观了发动机仓,这里的设备非常多。然后我们看了冰川丸及其相关的船模型,接着来到了甲板上,甲板上很宽阔。接着又进了船舱,先看到了三等舱和二等舱。然后在楼上看到了一等舱和日本天皇住的舱。在三楼看见了帆船展览室,里面有很多古代帆船。四楼是船长室、电报室、船长房间和发报室。我还看见了舵。爸爸也给我照了张像。

  今天参观的景点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让我了解了日本的街道、历史和船舶方面的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