屈原他妈

佚名

  前几日看北京电视台一个节目好象是讲节水问题,请了一堆闻人,草草一看,也没记清楚。只有一个老太太让我印象很深刻,名叫黄宗英。轮到这位前辈发言,她讲起水的重要性,一时手为之舞,足为之蹈,来了一长串排比,没有水,就没有什么什么的。其中竟然说:“没有汩罗江,就没有屈原”。余生也晚,才疏学浅,只知道屈原与吾同乡,不知道他母亲原来是一条江!就算要表达水的重要性,可是也不必信口开河吧?

  【按】这是一位朋友发到我信箱里面的,其实所谓“闻人”信口雌黄的事情已经见怪不怪了,他们自己一点都不知道脸红,反倒是我在听到这些话的时候,经常觉得好像听到碗碴子刮锅底一样难受。原作者说黄宗英信口开河,其实也怪不得她,她在讲水的重要性,当然要“开河”,其实应该叫“信口开江”。作为演员,我想她可能知道《小放牛》:“天上的娑罗什么人栽,地上的黄河什么人开,什么人把守三关口,什么人奔月就没有回来吧依呀嘿——天上的娑罗王母娘娘栽,地上的黄河老龙王开,杨六郎把守三关口,嫦娥奔月就没有回来吧依呀嘿。唱时间长了,自己可能也觉得有个半仙之体了,开条河可能也不算什么了,她没有远距离发功改变分子结构哪——只不定哪天就会表演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