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和刘仲甫副校长

哈继明

工大好,窝头黄元宝。争先恐后冲向前,师生各自呈英豪。难咽更难嚼。

工大好,教训难记牢。史无前例疾风冽,痛入心骨竟折腰。转眼全忘掉。

工大好,散似风吹草。草吹已去难复回,怎耐今朝强说好。坐井观天嚣。

工大好,学生气焰高。每日排队第一条,沙土废纸多如毛。满天随风飘。

工大好,难忘多□□。四海校友虽长忆,五洲志士安知道。今朝多妖娆。

注:哈继明,男,生于内蒙古自治区,哈尔滨工业大学79级自然辩证法师资班同学,现在内蒙工作。本文作于1980年哈尔滨工业大学60周年校庆期间,根据哈继明手稿整理。原稿中有一处不清,其字似“燒”整理为“焰”。有一处空白,依旧空白,据作者透露应为“萧条”。第一段末句原为“难咽又难嚼”,据生理考证,食物难咽,必反复咀嚼,岂知嚼之更难,故改为“难咽更难嚼”。第二段“竟折腰”原为“竞折腰”,“痛入心骨”自难“争竞”折腰,故改为“竟”,取“痛入心骨”竟致“折腰”,实切脾之痛也。

附:

哈工大好

刘仲甫

工大好,校风逐浪高,六十年华抬手过,师生依旧意气豪。立志万年表。

工大好,校训更坚牢,求实认真老传统,谦虚艰苦第一条。谦学竞折腰。

工大好,固若金汤浇,风吹浪打何足畏,火烧雷击难动摇。节气比天高。

工大好,学术气高超,日出校园人笑谈,夜临星汉入望遥。为四化操劳。

工大好,难忘您风貌,四海校友长追忆,五洲志士争相交。桃李满天飘。

 

注:这是1980年哈尔滨工业大学60周年校庆时,刘仲甫副校长发表在校刊上的作品。当时同学们就不太喜欢,尤其是最后一句,让人联想到:颠狂柳絮随风舞,轻薄桃花逐水流。其实,哈尔滨工业大学是一所非常优秀的学校,其校风谈不上“逐浪高”,只是比较踏实而已。学生们也不颠狂,更不轻薄。校友中出过一些名人,但更多的是无名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