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游记——八仙过海》选读

  峨嵋无垢道人为川边某县人,其先世尝仕满清朝。至无垢之生也,家綦贫。父死,母再醮去,无垢乃流落成都。不知以何因缘,得识清云观老道志元法师。志元有道行,又得相人术,谓无垢性行雅类畸行之士,是宜于世外中藏其身,而弗宜于风尘嚣中。爰收列门下,亲受道家经旨。无垢道人于同治七年在北京白云观完成了近五十余万言的神魔小说《八仙得道传》。

  小说家言,自然多穿凿比附之法。但亦可反映当时人对一些事情的认识。今日读来,不惟可作化石解,亦可助一笑。

  想必拍摄《西游记》者也不信世上有孙悟空,但不妨欣赏神话故事。那又何必对《东游记》另眼相待?为助一笑,在此选读部分章节。《八仙得道传》目前有多种印本行世。以下段落录自民族出版社1999年版《东游记——八仙过海》。

一、科学与迷信
二、催眠术的起源
三、电的应用
四、障眼法的起源
五、“李约瑟难题”一解
六、科学与实验
七、中外科学观
八、重阳登高的缘故
九、破“鬼打墙”之法
十、日本为何多火山地震

一、科学与迷信

  说到这里,作书人却要插入几句废话,奉告看官听清楚了。这后羿飞入月宫始末情由,如今有许多科学家、地学家、探险家,都说月球和其他星球一样,都有人民城郭,文物制度。而据中国数千年相传的故事,又说月中有太阴星主持各事,又有一人专在那里用锯子锯那大娑婆树,随锯随断,断即复合。树顶挂有饭篮,断时便下,合时又上,和本书所说一般无二。不过传说之人太无学识,不但错认嫦娥即太阴星主,并不知锯树者是什么人,为何要受这等苦楚。自从新学大兴,新说盛行,这等古话归于迷信一流。通人学士既不能找出月中证据,只好附会新学,单道月中可以交通,至所说月中情形,究竟大半属于理想,是否确实如此,谁也不敢断定。据作书人见解,现有许多事情,中国古时所传近于哲学,外人所讲则完全属于科学,二者每有绝对相反的议论。其实仔细研究,何常没有可通之理。譬如雷电击人,科学家说是触电,道理一些不错。若照本书所说,那触电之事,仍属天神管理。要是不然,为什么千古相传?今昔所闻,凡遭雷击毙命之人,大抵都属凶人恶煞之流,却不曾听得有品行端正的正人君子会受触电的惨刑。这话虽也近于武断,但坚主无神论者,又何尝有甚凭据,可以指给我们作研究的资料呢?雷电之理既然如此,月宫的情形正可作同样观。窃谓徐福浮海遇仙,就在海中立国,蕃殖人民,建设为政。在徐福未至之前,彼邦人民安知不属神仙之徒。要是不然,为什么仙人又有主权将该地赐与徐福呢?以彼例此,或者将来的月宫,也和当年的海国一样,由太阴星君赐与今人,作殖民之地。也许他心恋清华,不忍割弃,终不许人类问津,这都还在难料难言之中列罢了。若因信了几位探险家言,就硬说月球和地球一般,是人类居住之地,决无所谓神仙者往来留去,那又和雷电无神之说一般的不能折服我们这班顽固的冬烘了。(343—344页)

二、催眠术的起源

  据铁拐先生说,此镜的功用,和他那葫芦有同样效力,总之同是本人一些精神所寓。道到深处,魂魄可游于天地之外,虽千百年前后事情,可凭一照之功,完全显示出来,丝毫不得错差。此法后被杨仁传出,但道力不及,只能书符念咒,以代游魂之功。且所现甚微,不大明显。用以侦查案情,访察寇盗,颇有灵验。数千年来,流传不替,今人称为“圆光”。江湖中人有借此以敛钱者,本旨既失,效力愈微,圆光之说渐为上流社会所低斥。其实圆光无不灵之理,不过窃皮毛以欺世之辈,那有什么道理。可不能因此辈胡闹,就举圆光而诋毁之,那真成为因噎废食的笨伯了。直到近数十年来,西方哲学家又师铁拐先生之意创为催眠术,可以不借符咒,不用镜子,而确知过去未来、远近真伪之事。但手续甚烦,也有特种性质之人不能施术者,亦有精神欠充未能深造者。而发明未久,不肖之徒又借催眠术之名以愚人者,受愚者多,妄谓催眠术和滑头圆光一般毫无理由。其实真正催眠学家学成此术,大不容易。此等哲人,世上本不多见。其他皆袭取皮毛之徒,何足以言学理。总之,此法创自铁拐先生,杨仁传其法,西哲师其理。要之不外魂灵的作用,即先生所谓“精神所寓”。以先生的道力神通,有心血一潮,立知千万里外事者;有轮指一算,而知千百年后事者。不但不必器具,更没什么手续。如此方能成为真仙,才是真正神仙的本领,究竟又非西哲和杨仁所能梦想及之了。(420页)

三、电的应用

  少君问道:“如此黑漆之地,就有佳人也瞧不出来,怎生是好?”一之笑道:“你忙什么,凡间灯火,一遇众鬼,则阴气大盛,甚者火光为之熄灭。又凡有种强鬼,来去必有旋风。风起时,虽在百步之外,可以吹灭绝大灯火。所以要和鬼魂相遇,必得预备一盏明角罩的灯烛,才不致被鬼风或阴气化灭。今天召来的鬼不在少数,阴气必然盛极,明角灯恐不济事,我已替你预备了一种电火,这火乃是世上最有力量的火。其实世上两字,还不过一句话儿,走遍天下,那里去找这种天火。说简捷点,就是雷电之电。雷有雷公,电有电母。雷电虽属天成,而雷公电母实有支配之权,管理之责。我这电火,乃是向电母那边借来,因为常有许多厉鬼,结队成群,不服指挥,他们把身子隐起,专在暗中和你为难。便有诛鬼的利器,也每至技穷。因此求吾师铁拐先生,牒请电母,借了电力若干。”说着,从袋中取出两块似铜非铜,似铁非铁的板子,说道:“这是吾师葫芦中锻炼的至宝,名为电板,只要把这板子磨擦起来,便能将空中之电收入室中。吾师又言,二千年后,世风愈薄,人心似鬼,人间所用灯火,不堪应用,那时这位电母太太,责任更来得重大。因为世上所用之火,都要仰仗于他的电力,才能放出大光明,普照世界咧。”

  少君笑道:“这话近于诙谐了,难道二千年后的人,都能像你这样向电母借电来用么?”一之冷笑道:“你才不懂咧。刚才说过,电是天地间一种自然生成之物,又不是电母的私产,也不是他自己制造出来的,他不过有管理之责,支配之权就是了。再说天下之物,原供天下人利用,将来的世界,既然非电不明,世界上的电,自会收取电光来用,那时节收电之法,必如今日之耕织蚕桑一般,大家看得没有什么稀奇。可是送电之权,仍操在电母手中。即如现在人所知的闪电,也非电母自己的东西,总不过归他管理支配罢了。”(456—457页)

四、障眼法的起源

  (东方朔)又问玄珠:“道兄远道枉顾,也有什么见教没有?”玄珠子笑道:“铁拐先生为他徒弟的事,贫道却无所求于道兄。只因道兄现在奉旨正法的李少君这人,正是从前跟随通天教主大闹淮海村,和罗圆夫人为难的一个妖物。此物原系一个修炼五千年的大龟,随身有一法宝,名为遮眼球,乃用他自己的龟蛋,以人世最污秽不堪之物咒成。此球一出,人人眼中如受一重厚雾的遮蔽,对面不能相见。”玄珠子说到这句,东方朔恍然点头道:“怪不得我听人说,上次他把人家鬼魂代替李妃和皇帝相见,皇帝能见其人,而不能瞧清他的容态,迷离恍惚,如在五里雾中。当时很怪他用甚法力,可以做成这等景象。今据道兄说来,可知是此球作祟了。”(467页)
  雷声起处,同时即有一道金光自地而起,直奔东方院落中大龟身上。但听豁喇喇之声,龟壳碎数十块,血肉流哦溢,腥臭难闻。这李少君一条龟命,就此完结。但是遮眼球之法,却创始于他,而流传至今。今人不知其理,奉以为神,于是大家都称之为遮眼神儿。此等法术,若用于捕盗探案,以及扶助一切警政事宜,倒也大有效用。可惜能此法者,都属江湖术士,借为敛钱之具,如当众杀人分尸,立刻又能结合为一,又为用伪币换真币,虽藏在极坚固秘密之处,都有法子掉取,这等便都是遮眼的作用。从前老于行旅的人,往往将一种极秽之物,如春宫月布之类,夹放银洋之中,据说可防术士的暗算,也是玄珠秽镜破遮眼球之意。这是闲话,说过便罢。 (474页)

五、“李约瑟难道”一解

  却说现今湖南省内宝庆、常德一带地方,习俗相传,有所谓归尸之法。……但只有湖南省中,有这等归尸的方法,别处是从来没有听见说起。

  原因中国人的特性,凡是有了什么特殊的发明,总是祖父子孙,世代相传,不但外人不许传授,就连自己的女孩子也不得预闻其事。因为女孩子大起来,终是要嫁人的,嫁人之后,对于丈夫的爱情一深,便什么秘密说话都讲出来了。久而久之,越传越广,他这密法岂非就成了公开的办法么?所以中国习俗,有许多可以有益社会,拯济贫病的秘法单方,终是流传不广,就是这个道理。(477—478页)

六、科学与实验

  再说像归尸一类的事,看似近于迷信,其实不管迷信与否,只要的确做得出来,可以给大众试验。兼且实在是便利人民的事情,谁也不能不信,信到极端的程度,都是应分的,那里能够说他一个迷字。就算真个迷信其事,只要这事的确有使人迷信的价值,即令迷得十分厉害,又有什么坏处?何况凡事的创始,决定有一种理由在内,不过向来当他神秘看待。创之者既仅言其法,传受者又不能究其理,于是造成一种可使有不可使知的情态来了。这等事情,足以阻隔文化科学的进步。(478页)

七、中外科学观

  譬如归尸一事,说是一种仙法,这话固然不错。但天下事许有这个理,而未必想得出这种办法;决无有了法子,反没有这个道理的。何况神仙是千万人中挑选出来修炼成功的菁华英杰,他们能够定出便利人民的方法,难道会找不出这等方法的理由来?若果一无理由,这法子却又从何着想出来?小说书上尽多杳渺恍惚、不可稽考的鬼话奇说,那是专供读者酒后茶余作消愁遣闷之需,事既无征,当然毫无理由。若是本书所记各种神仙真迹、高人轶事,大抵什九有证据可以寻觅。尤其如上文所记归尸一事,至今湖南省内确实有这事情。又不但归尸,即上面所言李少君的遮眼球,其人虽死,而遮眼球之术已流传于世。各处江湖上人,拿来作变幻把戏之用,也是人人所知的。和归尸之法,正属一样的有其法而不传其理。因之大好仙术,仅供少数贫苦人作博取衣食的工具,此外就一无用处,也不能推陈出新地变幻神化,益发造成许多便民的方法。这在立法之人,原没什么责任,可恨者正是那种最初得此方法的人,或得其法而不向立法人究其理,或得其理而秘不肯宣,久而久之,弄得他们个中人也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这是何等可笑、可叹、可惜、可恨的事情!因此,我又想到这等方法,假使发在泰西科学哲学家手中,不但本人万万不肯轻易放过,非要研究一个彻底明白,甚至还要编成书籍,公之于世。世人读了他的书,又按其以成之法,或者还可以悟出其他的理由,发明其他的事业。或更就前人之法而益加改良,使之精而益精,美且尽善。这都是昭昭在人耳目的事情,可不是作书人长他人志气,灭自己体面啊!(478页)

八、重阳登高的缘故

  九月九日称为重阳佳节,今人多有登高之举,这不必说是沿用恒景避难的故事。恒景当年,因得罪鬼物,鬼物报仇,不得不登山避难。不知今人都何仇于鬼物,也要看样学样地模仿一下,以极无理由之事,流传至二千年之久,还是相传勿替,真是可笑又可怪了。著者并非反对登高,更不是说九月九日不该登高。要知登高是极爽心目有益身体的事情,而且随时可以举行,不必定要重阳那天。更进一步说,便是重阳这天,也不必老躲在家,故意作反对习俗之举。总之登山也好,不登山也好,九九登高也好,平常日子登高也好,可总不要把登高当作避难看。这就于情理上都说得通,不致有盲从附和之讥了。(547页)

九、破“鬼打墙”之法

天师一溺,撒退众鬼,此话近于滑稽,其实却有至理。本来天师生面得位,印文在手,他的体气,当然比常人不同。况且身为天师,天师固是凡人所做,但因时时和神仙妖鬼接近,常常用着符诀咒,自然也不能不做一番修道工夫。因而他的阳气,又比别人来得盛旺而结实。他那区区一溺,看似毫无力量,而一触鬼身,已如油滚火烫,万难忍受得住。此天师所以能一溺而驱散众鬼者,职是故耳。 如今的人们,也常有夜行山谷,被鬼打墙迷得神智昏沉,进退维谷者。如体气极强,又系热烈之体,也可以用溺退之。要是身体衰弱,又属寒阴之质,却须改用喷血之法。而血之来源,又最好是咬破舌尖,四面一,其效力可等于阳体之溺。若被迷者系属女性,则无论体气如何,概须以血治之。这等传说,是否可靠,可惜作书人有生以来未尝见鬼,也不敢以捣鬼之谈贻误他人,只好附带声明一言道:事属传闻,不敢负责。但所言天师之事,却确而可信。读者要是怀疑,大可到龙虎山上去调查一番,真真假假,就可彻底明白了。(556页)

十、日本为何多火山地震

  钟离道:“本朝天子都还英明的多,可惜于伦常上多有欠缺,而淫风也最盛,至今冥中尚有许多悬案。但这还不过是他们李氏家事。最大原因,乃是先皇帝用兵海外,征伐倭邦。那原是徐福的子孙,在彼为君,数百年来,被魔教中人把持政治。现在他们国师乃是一个犀妖,闻得中原兵到,他便作起法来,将江南西北四面八方的风汇在一处,名为飓风。飓风者即是具有各方之风的意思,把唐朝战舰吹得七零八落,死人不算。幸得王昌之子王泰,得何仙姑点化,修道蓬莱,有许多上仙教他法术,预备将来劈山救母,年纪虽小,本领甚高。眼见中国士兵死于飓风之下,不觉又愤又悲,便用卷海轰山之术,一面镇住飓风,一面把倭邦所有大山一起放出火来。火烈土燥,便将大地震动,死亡之数也就不在少数。而且埋下这火山之根,以后如倭人再有凌犯上国、残暴不仁的情事,随时随地只要他念一遍咒语,可在十二时辰之内,将彼邦繁华之地,轰为瓦砾之场。以我看来,此邦之人,好武喜淫,习钻古怪,将来为害华夏之事,必然层出不穷。那时触脑这位小爷,只怕还有几次大地震要发现呢!这等都是未来之事,不必说他。”(643—644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