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了一次外国人

  2002年6月20日,路过长安大戏院旁边,想起好长时间没有进去了,就拐了个弯,当天北京京剧院在那里演出,我一看剧目:《白蛇传奇》,演员是:韩冬伯、赵琳、李剑、朱峰。买了票就进去了。没想到当了一次外国人,因为整个演出风格完全是给外国人看的,情节进行了很大修改,字幕也是带英文的。当然,练练外语也没有什么不好,更何况很多戏词的翻译足以令人解颐。

  这出戏脱胎于传统戏《白蛇传》,一看它的名字我就知道肯定是改编过的。这出戏的改编可谓费力不少。

  首先,戏中大量采用了所谓的“机关布景”还吸收了其他艺术形式。比如在开场白蛇成仙的表演,特别像香港电视连续剧《白娘子传奇》的片头,舞台灯光转暗,两个演员挥舞着蛇的模型,表现一条青蛇一条白蛇在翻腾起舞,然后,灯光逐渐转亮,演员把手中的道具抛到舞台后面,再翻着跟斗出场。用以表现两条修成人形了。再比如,在白娘子强饮了雄黄酒以后,在帐中也放了一个巨大的蛇头的模型,然后演员从帐子后面暗下,许仙再一“装死”,也就完了。

  其实,戏中还使用了一些电影的手段。比如在游湖一场,许仙的出场不是与艄公舞上,而是站在地毯上,用机械拉着地毯走过,让许仙像坐真船一样站立不动。看过《秋江》的人都对其中上船和划船的表演印象比较深刻,在这出戏里,没有了那种表演。

  第三,该戏中还采用了“立体化舞台”,一是让一些角色从台口前面的乐池中出场,下面用机械把乐池的地面托起来与舞台取平,这些角色就自然的汇入了舞台的表演,这种上场方法无疑是传统戏中没有用过的。二是演员走到了观众当中,比如白蛇和许仙成亲以后,两个角色相互搀扶着从舞台上走了下来,一直走到我的旁边,坐在预先放好的两把椅子上,让演员歇一歇,让小青在台上给其他角色发喜糖。三是最后许仙和白蛇的儿子(许仕林?)出场时,是从观众上厕所的侧门喊着“妈妈”出来的,走到观众当中,再走到舞台上。

  传统戏《白蛇传》是以表演取胜的,可以串演全本的《白蛇传》,也可以演其中的一折,如梅兰芳的《断桥》、关肃霜的《盗库银》、张君秋的《祭塔》等,我比较喜欢的是赵燕侠演《白蛇传》时,田汉专门在《合钵》中安排的一段[汉调二黄],如泣如诉:“亲儿的脸、吻儿的腮,点点珠泪洒下来。都只为你父心摇摆,妆台不傍他傍莲台。断桥亭,重相爱,患难中生下了你这小乖乖,先只说苦尽甘来风波不再,抚养姣儿无病无灾。娘为你缝作衣裳装满一小柜,春夏秋冬细剪裁。娘也曾为你把鞋袜备,从一岁到十岁,你是穿也穿不过来。又谁知还是这个贼法海,苦苦地要害我夫妻母子两分开。说什么佛门是慈悲一派,全不念你这满月的小婴孩,一旦离娘怎安排!再亲亲儿的脸,再吻吻儿的腮,母子们相聚就是这一回!再叫儿吃一口离娘的奶,把为娘的苦楚记心怀:长大了把娘冤仇解,姣儿啊!别让娘在雷峰塔下永沉埋!”我没有看到过赵燕侠的舞台演出,但就是听这段磁带就足以让人落泪。

  《白蛇传奇》把一个以表演为主的传统戏,简化为一个以情节取胜的短戏,可能就是为了给外国人看的。出于对京剧的热爱,出于对京剧界创新精神的尊重,我不想过多地评论,但感觉上还是不大过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