巧遇历慧良

  自从喜欢上京剧以后,也看了不少的书,知道了厉家班是声名显赫、成就突出的京剧表演团体,也听说了厉慧良先生的威名。余生也晚,无缘一睹厉家班的盛况。

  1993年9月22日,临时到郑州公干。出发前在电视上看到一个京剧活动的闭幕式,由于时间关系已经记不清是什么活动了,可能是票友演唱,或者是青年演员比赛。反正,最后由厉慧良先生出来讲话,他表扬了一位学麒派的演唱者,说他是学周信芳的精神,而不学周信芳的哑嗓子,这是一种很科学的作法,云云。总之,他的讲话,我听了很受用。因为我也一直反对死学某家,更反对纯粹从“技术”上硬仿某人。看完,也就该去车站了,因为出差是临时决定的,车票也没有事先买好,只好早点到车站买票。

  当我在车站买到了72次列车的票,上车的时候,我看到车下有一位老者也正登车,那熟悉的身影,熟悉的小帽,不正是刚刚在电视上见过的厉慧良先生吗?偏巧我们在一个车厢。上车以后,一问,果真是厉先生。他与夫人一道旅行(现在已经记不得他老人家是到哪里去了)。我们就聊了起来。

  余生也晚,很多关于京剧的知识来自于各种书本,出门时也不忘记,正巧那天我带着潘侠风先生所著《京剧艺术问答》(文化艺术出版社1987年版),书中有关明同志画的很多速写。我翻到了226页一九九八九年厉慧良先生主演《钟馗嫁妹》的速写,请慧先生签名。厉先生挥笔写下了:巧遇在72次列车上签名留念——厉慧良,93.9.22晚11点京”。路上我就京剧的一些典故,一些表演特点向厉先生请教了很多,厉先生也毫无保留地给我介绍了很多京剧知识。后来,卧铺车熄灯了,周围的人也要休息了,我们就没有办法再谈下去了。厉先生还给我留下了天津家中的电话,欢迎我有机会到府上作客。

  天亮时我在郑州下车,厉先生还在睡梦中。我把自己随身带的水果留在了先生的铺上,就下车了。

  归来以后,由于忙于杂务,一直没有机会到天津去,过了一段时间,才知道我永远地失去机会了。近来整理京剧藏书,又看到了厉先生签名。所以记下了这段偶遇,也算是对厉先生的一点纪念吧。

(2001年2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