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石成金的《调寇审潘》

冯志孝《调寇审潘》剧照

  范钧宏先生不愧是京剧编剧的大手笔,确有点石成金、化腐朽为神奇之功力。范老生前留下了很多京剧作品和编剧理论著作,已经成为我国京剧界的宝贵财富。

  其他剧目姑且不言,单说《调寇审潘》一剧,在马连良等名家唱红之后,敢于动手改编并上演,也真难为范老和冯志孝了。在门派观念比较严重的京剧界,不独演唱者要冒志孝不“孝”的风险,改编者恐怕也要有足够的勇气才行。

  所幸,观众是通情达礼的,也是公正的,《调寇审潘》的获奖,说明观众是欢迎创新的,范老九泉有知,亦当含笑。

  《调寇审潘》是我进京以后看的第一场戏,是为了纪念范钧宏先生而专门上演的。后来,又与老戏《清官册》的录音和剧本作对很多对比。觉得范老的改编和冯志孝的演唱真是令人鼓舞。

  老戏《清官册》,也叫审潘洪,据说原本上有八贤王翻阅“清官册”而选定寇准的情节,而称《清官册》,清官如果有了册,那赃官也就有了册。就象马克·吐温说“国会议员有一半是混蛋”和“国会议员有一半不是混蛋”是同义语一样。

  《清官册》无非是一般的公案戏而已,在情节结构、人物形象的塑造上均有较大的加工余地。范老不仅在结构及人物塑造方面匠心独运,使全剧变得紧凑、集中、精练,矛盾突出,戏剧冲突明显,而且,更重要的是在戏剧风格上,也使全剧面貌焕然一新,戏中的“荒唐曲”,不由得使人联想到现代西方文学中的“黑色幽默”,留给观众的思索也更凝重、更深沉得多!我不知道范老在改编时是否有意追求了这种风格,但效果是明显的,也更适合冯志孝的表演特点

  同样,冯志孝在演唱时也的确“铆”上了,把戏作足、作透。在二度创作中,冯志孝也进行了大胆的革新,把两宫太监来访穿插在大段[二黄原板]“叹五更”中间,不仅适应了现代观众的欣赏情趣,而且,提前引入戏剧冲突,交代寇准的尴尬处境,为后面的戏作了较好的铺垫。后半部分的“荒唐曲”也唱得酣畅淋漓,堪称豹尾击石,大大地丰富了寇准的人物形象。

  遗憾的是,似此佳作,难得一见,自1989年为纪念范老而上演之后,再未得见,不免令人望眼欲穿了!

1992年6月2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