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马连良先生泉下有知

  近读《马连良艺术评论集》,溪沙同志回忆了马连良生前最后一次录音的往事。

  马连良先生临终前录制了多年不演的《失空斩》,为马派艺术爱好者留下了难得的艺术珍品(比录音已被中国唱片总公司收入《马连良名剧选》,复制为磁带出版发行)。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马连良先生录制此剧的另一番苦心,那就是改正城楼上[西皮慢板]中的两句唱词:“评阴阳如反掌保定乾坤”、“东西征南北剿博古通今”,为此马连良先生与李慕良先生多次排练,将唱词分别改为“评阴阳如反掌博古通今”、“东西征南北剿保定乾坤”。

  读完这篇短文,既为马连良先生的精益求精的精神而感动,又为京剧界某些演员的保守而遗憾。这两句唱词至今在舞台上一如其旧!事实上,关于这两句唱词,已有许多人指出其谬,并且马连良先生又垂范于先,为何就是改不过来呢?

  1990年5月6日,孙岳在人民剧场上演《失空斩》仍援旧例。这是为什么呢?莫非说他不知此词之谬?想来不会吧。莫非他学不会马连良先生的唱法?作为小有名气的老生演员,想来不至于无此悟性吧?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因为孙岳学的不是马派,而是谭派。可是学谭派出不致效颦如此吧?这种抱残守缺、嗜痂成癖的习气早就不该在孙岳这代演员身上“传宗接代”了。

  如果马连良先生泉下有知,得知苦心付了东流水,不知该作何感想?而马连良先生值得欣慰的倒是马派弟子未违师训,在传统戏的精雕细刻上并未一味泥古。比如《甘露寺》中“劝千岁”的大段“流水”有一句:“白马坡前诛文丑”,本是一句错词,但当今马派老生的两位代表冯志孝和张学津都已经改过了。想必此举亦可告慰马连良先生之亡灵于地下了吧。

1991年11月1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