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焚绵山》唱词之改动

1991年6月16日与朱宝光摄于老舍茶馆

  《焚绵山》一剧演介子推辞官不受,坚守绵山不出,后被火烧死的故事。据史料记载余叔岩、马连良、刘春喜、徐荣奎均工此戏。马连良有唱片行世,近年又被翻为盒带,广为发行。然此剧已绝迹舞台多年,近日战友京剧团朱宝光同志重排此剧,使其再现舞台,不仅抢救了一出优秀的传统剧目,而且介子推的品格亦当对世人有所启迪,功莫大焉。朱宝光同志在重排此剧时又新增了四句唱词:介子推我不曾争名图私利,我不曾嫉贤动心机,我不曾谋乱倾社稷,我不曾背主暗通敌,任你搜来任你洗……

  我觉得此处尚有商榷的余地。

  介子推的故事不仅见于古代的笔记、小说,在民间亦广为流传,成为一个妇孺皆知的艺术形象,他那种自甘淡泊,无意于功名利禄的品质一直被人们广泛传颂,并且代表了中华民族传统美德的一个方面,代表了古人景仰和追求的一种义利观。正是介子推这种品格成为人们崇敬的对象,其事迹才流传永远,弥久弥坚。这一点,也是在舞台上塑造介子推形象的基本依据和介子推艺术形象的灵魂。

  对于介子推而言,他无意于功名,惟求淡泊以明志,宁静而致远。因此,他不愿出山为官,自然也不计较世人的评价,表现出一种“人不知而不愠”的超然态度和君子风度。让介子推在台上表白几句,就与全剧的风格不符,也损害了介子推的艺术形象,显得不那么超脱,不那么坦然,反倒有些虚伪了,看似超然,实际上时刻都想表白自己。

  当然,如果改编者想把介子推塑造成因未封高官,闹起情绪,发牢骚、叫撞天屈的人,那么这几句还远远不够!不过,我想这也不是改编者本意。

  在塑造艺术形象时,应当注重其内在气质与性格的谐调统一,连细节问题亦不例外。京剧传统剧目中有许多精品,但也确有尚须加工的,我们今天来改编传统剧目,就应当把功夫下在提高其艺术档次上来。

  当然,我并不认为传统剧目就动不得。恰恰相反,我非常赞成对传统剧目进行加工整理,以提高其艺术品位。我愿为加工整理传统剧目而鼓吹!并且,我也不是说改编者的词写得不好,或者朱宝光同志演唱得不好,只是觉得与人物形象不符。就如同穿衣服一样,再漂亮的连衣裙也不能穿在男士身上。

  以上杂感,愿就教于朱宝光同志及有识之士,亦欢迎不同意见相互交流、讨论。

(1991年7月7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