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晓岚妙对欣赏

佚名

  有一年冬天,纪晓岚跟随乾隆南巡至白龙寺,适逢寺僧鸣钟。庄严古刹,钟声悠然,乾隆诗兴大发,挥笔写下“白龙寺内撞金钟”七个大字。纪晓岚见之,知是乾隆有意考他,便从容挥笔对上下联:“黄鹤楼中吹玉笛”。乾隆当即拍手称赞:“佳对!”。

  纪晓岚熟读诗书,记忆力很强,其师曾以杜甫《兵车行》中一句“新鬼烦冤旧鬼哭”出联考他,他巧妙地运用李商隐《马嵬》中句“他生未卜此生休”作对,天衣无缝,工整贴切,令其师不得不佩服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乾隆16年夏季,乾隆帝见池中荷花初放,乾隆得句云:“池中莲藕,攥红拳打谁?”。纪晓岚看到池子左边的蓖麻,便以问对句,答道:“岸上蓖麻,伸绿掌要啥?”。同样以问句相对,天衣无缝,令乾隆称奇。

  纪晓岚中取进士那年,见京城当铺林立,随口吟出一句上联:“东当铺,西当铺,东西当铺当东西”,但苦思不得下联。后来他执令赴通州当主考官,见通州有南北之分,苦思数月的上联便有了下联:“南通州,北通州,南北通州通南北。”绝妙之极。

  有一年秋,一个经常愚弄百姓的戏班到纪晓岚家乡演出,因该地很穷,生活很差,戏子们心中怨气很大。于是,在一出戏中饰“主考官”的戏子便借戏讽刺该地的乡民:“酸芥菜,臭黄瓜,入口眉愁眼眨”。熟料恰逢纪晓岚回乡看望父母,于是愤然回敬道:“毁梨园,败戏德,开台腔乱调翻!”

  纪晓岚曾有一位脾气不好的医生朋友。某日纪晓岚因小恙前去求诊,这位医生朋友对他说,我出个上联,你若能对出下联,诊费、药费全免,纪晓岚心想对联之事能难倒我?便点头应允。上联为:“膏可吃,药可吃,膏药不可吃”。纪晓岚便借其脾气发挥,续了下联:“脾好医,气好医,脾气不好医。”既触其缺点,又促其改正,一语双关,妙哉!

  一知县早闻知纪晓岚才华横溢,极善对句,想亲自试之。某日恰遇纪晓岚随驾巡视至此县,他便出了个刁钻的上联:“鼠无大小皆称老”。纪晓岚思虑片刻,一时难以为对,环视四周,见有一鹦鹉,便从容对道:“鹦有雌雄都叫哥”。该知县对纪晓岚的才华暗暗称奇。

摘自“中华文化信息网”(http://www.ccnt.com.cn/wisdom/duilian/jixiaolan.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