乾隆纪晓岚君臣绝妙对

萧雨

  有一家酒店店号叫“天然居”,一次乾隆微服小饮于此,以店号作上联道:“客上天然居,居然天上客”。苦思不得下联,回宫后乾隆传旨,令文学侍臣对出下联。最后纪晓岚对出:“人过大佛寺,寺佛大过人”。

  乾隆三下江南时,见一农家置办喜事,于是逢场作戏送去三枚铜钱与一幅上联:“三个铜钱贺喜,嫌少勿收,收则爱财”。他以为如此一来可将人家难住,不料一农家小童马上对道:“两间茅屋待客,怕穷莫来,来者好吃”。

  乾隆一行来到一个酒家门前,入店饮酒,酒香飘来使人欲醉,席间有一倪姓歌女卖唱侑酒,乾隆即席占一联曰:“妙人儿倪家之少女”。此联“人儿”二字合成倪字,随行学士都被难住,倪姓歌女却应声对曰:“朋言者诸位中一人”。“言者”合成诸字,应对敏捷,对得贴切,乾隆赞不绝口,令赐酒三杯。不料壶中酒已饮完,只滴下数滴,歌女笑道:“冰冷酒,一滴、两滴、三滴”,酒后众人信步花园赏花,乾隆猛然对出下联:“丁香花,百头、千头、万头”。

  乾隆南巡时曾驾幸白龙寺,当时寺僧正在鸣钟。古寺庄严,钟声悠扬,乾隆顿时诗兴大发,即命侍从备纸笔。才写出“白龙寺里撞金钟”七个字,纪晓岚就放声大笑起来。乾隆怒:“朕诗虽然不佳,汝亦岂能当面大笑?”纪晓岚急忙说:“臣非敢笑也,特因古人诗中有‘黄鹤楼中吹玉笛’一句,积年苦不能对,今观御制七字,恰是天然对偶,不觉喜而失笑耳。”乾隆遂转怒为喜。

  一天,乾隆见纪晓岚闷闷不语,问他有何心事,纪晓岚请乾隆试猜他心事如何?乾隆猜道:“十口心思,思家、思民、思社稷”。纪晓岚马上谢恩答道:“寸身言谢,谢天、谢地、谢君王”。此联前三字拼合成第四字,再三次重叠连用,难度甚高。皇帝出联佳妙,臣子答对工整切题,可谓珠联璧合,天衣无缝。

  乾隆五十年,乾隆皇帝在“乾清宫”开千叟宴,应邀赴宴的人达3900多人,其中有一位老者141岁。他便以此为题与纪晓岚对句。“花甲重逢,增加三七岁月”。乾隆出了上联。按我国古代纪年法,六十为一花甲。“花甲重逢”,即两个“花甲”,为120岁,三七岁月,即三七为21岁。这样120岁加上21岁,共为141岁。出联称奇。

  纪晓岚思索片刻,对出下联:“古稀双庆,更多一度春秋”。俗语云“人生七十古来稀”,古稀双庆,就是两个70为140岁,再加上一度春秋,就是140加1岁,也是141岁,堪称对句绝妙。

原载《中国文化报》摘自人民网(http://www.people.com.cn/GB/wenhua/1088/20126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