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儿二百年

  有一天,纪晓岚从外边回来,王氏笑盈盈地迎了上来,接过他脱下的官服,口中说道:“您回来的正好,我刚才想了个上联,还没有对句,您来把它对上吧!”

  纪晓岚随便地说:“什么联,你说吧!”王氏指着新糊的窗子,说道:“夏布糊窗,个个孔明诸格(葛)亮”。

  开始纪晓岚觉得没有什么难的,但仔细一琢磨,却觉得不好对, 沉思良久,对答不出。吃饭时一言不语,还在深思。心想自己从来没有被人难住过,今天却要被难住了。想来想去,到晚上睡觉时,仍然没有想出下联,只好老实地向王氏承认:这幅对联对不上来了。

  王氏咯咯笑道:“我快高兴死了,今日难倒了大才子!”

  这个上联虽然得之偶然,结构却极巧妙:用语双关,指事字字贴切,而且用一字谐音,便恰是三国时蜀丞相诸葛亮(字孔明)的名和字了,实在是天下巧绝的事,让王氏碰到了。

  晓岚想找出一个对句,实在是太难了。他将他所知道的古往今来的人的名字,一个个排队,细心地琢磨,始终没有找到一个合适的对句儿,成为他终生的遗憾。他常常将这个绝联,出示给翰林院的文人学士,让他们来对下联,但不肯说自己被侍妾难住的情节。本来他这样的大才子,答不上别人出的题,心中就够羞惭的了;再让人家知道,他是败在了女裙衩的脚下,那么更无地自容了。他只说是偶得上联,下联难求,让文友们代为属对儿。这些大文人们,也个个无言以对,声称惭愧。

  倒是在几年之后,适逢纪晓岚回崔尔庄,将此绝联告诉了也回家省亲的妹妹,要妹妹来对个下联。妹妹听完问道:“这联是谁出的?”“我偶然得之,却愁没有下联。”“不对不对,哥哥话中有谎,你就是再细心,也不会注意糊窗户的事儿。这句儿一定出于女人之口!你说老实话,到底是谁出的?”妹妹也是聪颖过人的女才子,看她猜得如此准确,晓岚觉得这回有门儿,或许能够对上,便只好如实相告。妹妹少不得对他讥哂了几句,然后说道:“其实此联也容易。何不对它一句:老翁掌勺,勺勺粥余(周瑜)粥供紧(周公瑾)呢?”晓岚摇摇头,认为这对句太牵强,重复的字多,人名又全用谐音,比不上出句贴切自然,但在妹妹面前,只得承认,比自己对不上来要好多了。于是世上流传着纪晓岚“不及妹才”的说法。

  此后的二百多年间,诸多文人墨客试图对上这个联儿,但都未能如愿,此事传为佳话。王氏也以此赢得才女之名。多说几句,告诉读者个结局:到了现代,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梅兰芳先生名播海内,于是才有人对上了下联,使其“绝对”不“绝”:幽香满院,郁郁畹华梅兰芳。梅兰芳名澜,字畹华,兰芳是他的艺名。此下联用他的字和艺名,既描绘了梅兰怒放、香风满院的情景同时又翻出了新意,与二百多年前王氏的上联珠联璧合,成为佳对。于是人们对称之为“二百年才对上的对联”。

摘自公木著:《风流才子纪晓岚全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