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座

——日本散记之三十一

 

  大学时代有个同学,浑身的功夫横着练。学习《普通物理学》记住了电磁感应定律是法拉第1831年发现的,可是没有记住电磁感应定律的具体内容。看了场日本电影,对故事情节没有什么感想,记住了其中一句台词:那个家伙是银座酒吧间的。

  银座也是东京的一处有名的地界。回国前,想到国内那么多朋友,总想带点纪念品回去,就在几个商业区逛了逛,也到了银座。说句实在话,想买点纯日本风格的纪念品也难。既然是从日本带回去的,当然最好是日本造的,可是现在由于日本产业空洞化的进展,日本造的东西已经很难买到了。按照咱们的心理,如果给朋友从日本带个礼品,结果却是中国造,那有点煞风景。

  且说那一天,我来到了银座。银座是的商店比较多,我也没有目的,反正是逛呗。银座的地名来由有点像北京的琉璃厂,北京的琉璃厂因烧制琉璃瓦而得名,而银座则因铸造银币而得名。1612年原位于骏府(今静冈市)的银座迁往江户(东京成为首都前的地名), 在日语中“座”是指制造度量衡、货币等特殊物品的地方,除比较著名的银座以外,还有金座、秤座、升座等。铸造金币的金座,就是现在日本银行所在地。1800年(宽政12年)日本撤销了江户、京都、大阪、长崎四个银座,只有江户的银座后来迁址重建,其他三个就彻底消失了。正是由于银座这段历史,使得它在日本的商业上具有特别的地位,一直就是商业比较繁荣的地方。由于商业的繁荣,人流的增加,自然其他与之配套的行业也会兴旺起来。在银座我见到一家羊羹店,引起了我的兴趣,这种东西应该是从中国传过去的吧,反正在北京街头有时还可以见到。可是我查了一本书,说是这东西本来是从中国传过的“羊肝”的变种。在日本的历史上,曾经有1200多年的时间,日本人对肉类食品是持排斥态度的,这种饮食习惯直到明治维新以后才开始改变。因为明治维新以后,日本国门大开,很多西方人开始进入日本,日本人在洋人的影响下,逐渐改变了自己的饮食习惯,开始吃肉。也可能是由这种饮食习惯的关系,或者是由于日本四面环海的关系,日本人对海产品的消耗是非常大的。在日本,最著名的菜肴可能就是“刺身”或者“寿司”了,其实两者差别不大,“刺身”是纯粹的生肉,“寿司”里加了一点大米饭。据那本书上说,由于日本人不习惯吃中国的羊肝,就用红豆等材料加工成颜色差不多的食品。倒底怎么回事,我也搞不清楚,因为我对中国的羊羹也不甚了了。走进店里一看,发现比较有趣的是,他们把羊羹的包装也设计成当年银座铸造的银币的形状,让人们在享用食品时发一点怀古之幽思。

  在银座看到的另一个有趣的事是警察在拖车。日本是汽车王国,有私家车的人特别多,偏偏东京也是寸土寸金的地方,停车场非常紧张,难免有人违章停车。北京到处都立着牌子:“违章停车拖走”,日本倒是没有见到这种告示,可是违章停车照样是拖走。据说日本警察对违章停车的处理是非常严厉的,我的一位朋友说他的车如果被拖走一次,总共要损失五万日元左右(约合人民币三千元),并且还会影响到下年的保险费,保险公司对于常违章的人是不打折扣的。我在银座看到有一车“车辆移动车”,他们正试图拖走一辆违章停车的“子弹头”,你看日本警察可是费了劲了。他们把违章车的四个轮子用千斤顶支起来,在轮子下面垫上自己带来的专用的小车,这样拖起来既省力,也不会损坏被拖的车。我站在那里看着,他们一共来了四个人,一个穿警服的人负责登记被拖车辆的信息,另一个穿警服的女警察负责疏导车辆,另外两个不穿警服的则负责垫轮子和拖走车辆。前前后后足足忙活了半个小时才拖走这辆车。如果日本的警察用这种办法创收,或者完成罚款指标,那可真有点得不偿失了。

  说起拖车来,我在日本来真经历了一次。我的一位朋友请我到上野的一家店里去吃北海道螃蟹,那种螃蟹的特点是爪子特别长,将近一米长,据说别的地方没有。我们开车到上野吃完饭出来一看,他停在街旁的车不见了,像在中国一样,仔细去看地上的粉笔字,才知道已经被拖到上野警署去了。没有办法,交钱、取车,自认倒楣吧。

  我问那位朋友,如果车被拖坏了怎么办,他脱口而出:让警察赔呀!真够胆大的了,也不怕警察给你穿小鞋?如果是在中国,我不信谁有那个胆量,警察怕过谁?


(2002年3月7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