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日本散记之十五

 

  在一个成熟的、法制健全的商业社会里,搞点小动作会如何,结果肯定是得不尝失。如果“脑白金”在日本销售,有十个史玉柱也早变成虾米了,还想立着?

  “雪印”是日本一个很有名的品牌,雪印最早是经营乳制品的,现在已经发展成一个多元化的企业集团,包括乳品公司、食品公司、销售公司、运输公司、甚至还有自己的滑雪队,总公司是“雪印乳业”,是个上市公司,曾经是日本乳制品第一品牌。好像国内也有“雪印”的牛奶和酸奶卖,他们在上海有销售部。

  最近可是麻烦大发了。这个老字号可能都要保住了,从这件事情里你不难发现在成熟商业社会里管制之严。虽然人们常说资本主义社会是拜金主义盛行的社会,但是好像钱在这里,至少在这个问题上是无能为力的。

  事情还得从牛说起。2001年9月10日,日本农林水产省发现了第一例疯牛病,这在日本的消费市场上立刻引起了轩然大波。2001年10月26日,农林水产省决定进行全牛检测,并对以前屠宰的所有牛肉进行收购,不让任何有疑问的牛肉流向市场,以保护消费者对牛肉的消费信心。结果雪印食品(雪印集团所属企业)关西肉食中心在10月31日把进口的牛肉(应该是经过检测,可以放心食用的牛肉)伪装成国产牛肉,卖给了政府,销量当然很理想,一下子就销出去三十吨。

  2002年1月23日,雪印食品的伪装行为被揭发出来,媒体立即穷追猛打。问题越来越多。1月29日雪印食品公司组成调查委员会进行了调查,委员会的委员长是律师加毛修(也是马后炮,早点动手,加上毛一修,那进口牛肉真变成了国产牛肉,雪印不也就没事了),这个加毛修还是真历害,不仅调查出了关西肉食中心的伪装行为,连总公司和关东肉食中心的事情也给揭了出来。看来这个律师是既加不上毛,也没往好里修。于是,雪印公司面临全面危机。

  据雪印公司自己承认,总公干了这么几件糟糕事:

  第一,钻了收购制度的空子,把进口牛肉当成国产牛肉卖给了日本火腿及香肠行业协会,不当得利。

  第二,采用换标签的手法,把其他地方产的牛肉伪装成熊本县产的牛肉,并且在猪肉销售中也有伪装产地行为。

  第三,把进口的牛肉和猪肉伪装成国产品销售。

站直喽,别爬下

  费了“牛”劲弄来那点钱也已经于2月12日全部退还了。这不是鸡飞蛋打嘛,那些进口牛肉本来是可以卖的,现在可倒好,董事长买单吧。由于雪印公司把别处生产的牛肉伪装成熊本产的牛肉,还遭到了熊本县养牛户的抗议,人家当然不愿意背这个黑锅呀。雪印公司只能是弯腰掬躬,行礼如仪。

  现在很多超市也都把雪印的产品下架了,雪印公司面临着空前的经营危机。公司如何改造,已经成为目前公司唯一需要考虑的事情了。日本农林水产省对雪印公司的重组实施了行政介入,不准外资进入。其理由是雪印的乳制品约占全国市场份额的40%,每年约从农户手中收购加工120万吨牛奶,如果外资进入,就要对亏损的部门进行剥离,实行严格的合理化。这样就会引起农户的不安,为了保护农户的利益,农林水产省禁止外资介入雪印的重组。日本国内虽然有公司对雪印公司的重组感兴趣,但谈判还在进行当中,将来重组以后,能不能保住雪印公司的品牌,现在还是个未知数。而在商业化社会里品牌的价值是无法估量的,更何况,它不仅有商业价值,在东方人的观念里,品牌往往是几代人的心血,那重要性可能不次于自己的儿子。出了这么档子事,就好像在封建社会里,家门不靖,出了不肖子一样,连死的心都有了。

  社会学上有一个命题:犯罪是合理的。很多人对此汹汹然,其实没有听到后一句。犯罪是合理的,惩制犯罪也是合理的。关于合理性和现实性,是一个哲学命题,而且是黑尔哲学的命题,不在这里讨论了。

  我时常在想:这事如果发生在中国会如何?国内可能不存在伪造产地的问题,因为从来就不标产地,但是国内有猪肉注水,而且是用刚喷完农药的喷雾器往里注水;国内不存在把进口猪肉当国产猪肉卖的问题,但是却经常有把“秦冠”当“富士”卖的;国内不会把进口电器当成国产电器卖,但经常有把国产电器当进口电器卖的……,这些行为可曾被制止住了?

  如果雪印公司在中国,那是合资,或者外资企业,并且背后有那么多农户,解决起来可能就是另外一个样子了。最明显的不过是“脑白金”了,媒体上刊登了揭露的文章以后,“有关”部门觉得全与自己无关!什么在其中起了作用?

  …… ……


(2002年2月15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