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的制高点——东京塔

——日本散记之十一

这么大的家伙,太难拍了。此处图片取自东京塔主页

  在现代的信息化社会里,电视塔无疑是一个城市的代表。而东京的电视塔就是著名的东京塔了。东京塔的基本数据包括:昭和33年(1958)建成,塔高333米(埃菲尔铁塔高320米),重时4000吨(埃菲尔铁塔重7000吨),可见到了建造东京塔的时候,建筑技术已经有了长足的进步。东京塔共用油漆28000升,折合标准油桶约140桶,把这些桶摞起来,将是东京塔高度的两倍。当时建设东京塔主要是为了通信使用,塔的高度也是根据电波传递的需要设计的。目前东京几乎所有的广播电视台的电波都从东京塔发出,共有14个频道,电视频道9个,广播频道5个。

  由于它是东京的制高点,所以,它还发挥着其他的作用,比如东京都公害局在塔上安装了风向风速计、温度计、硫化物测定计等仪器进行大气污染和公害调查。同时上面还有交通安全监视摄像头等。政府出版物服务中心也在其中设有专柜。对于旅游人员来讲,东京塔也是必看的一处风景,主要有水族馆、特技艺术馆、蜡像馆等,在150米和250米高处还有两个展望台,可以俯瞰东京主要景观。

桦太犬纪念雕塑,当然进入镜头的不都是犬

  来到东京塔的下面,最先看到的是一组纪念雕塑,是纪念为南极考察做出贡献的桦太犬的。据记载:1956年11月南极观测队带着这些拉雪橇的桦太犬到了南极,它们为南极考察立下了“汗犬功劳”,1958年2月考察队撤回时,把15条桦太犬留在了南极,1959年1月第三次南极考察队在南极意外的发现并收留了残存的2条桦太犬,其余13条据信已经饿死。

  的确在极地考察,我们经常可以看到狗拉雪撬的情形。对这些犬予以纪念,也在情理之中。科学的发展不仅有人类的功劳,也有很多动物的贡献,包括用于药理实验的小白鼠等。由此事我由得使我联想到了不同国家的人对狗的不同态度。中央大学法学研究所有一位来自韩国的客座研究员,他跟我说今年韩国世界杯时,会有很多人到韩国去抗议韩国人吃狗肉,在日本也经常听到对中国人吃狗肉的指责。其实,我觉得大可不必,各民族各有不同的习惯而已,没有什么可以大惊小怪的。中国人从来没有指责过法国人吃蜗牛,也没有指责过麦当娜光屁股上街。有人看重狗的忠诚,中国古代也有“义犬救主”之类的传说,但也有看到的是狗改不了吃屎。再说犬何贵,猪何贱?怎么没有人到各国去抗议吃猪肉呢?如果都把自己的看法加在别人头上,就像尼葛洛庞帝说的,阿拉伯人可以要求美国引渡麦当娜受审!纯粹吃饱了没事干。中国农村有些地主在长年使用的耕牛死了以后,也不准剥皮吃肉的,而是要造个坟埋起来,与一个封建社会的地主比起来,那些比他前进了一个历史阶段的资本主义社会人不是还在大嚼牛肉吗?那道他们就更文明?

  东京塔里有一个特技艺术馆,是一个比较有趣的地方。这时的特技艺术主要是利用一些视觉上的错觉或者其他手段造成一个特别奇异的景像,比如你可以看到大象从画框里走出来,其实整幅画是画在墙上的,连画框都是画上去的,有一幅世界名画叫《穿衣的马修》,他们把它稍作修饰画在了墙上,你从左面看画中人的腿是直的,你从右面看画中人的腿是弯的。完全是视觉的错觉。你还可以在这里照一张照片,发现你自己像电影《超人》的主角一样垂直站在侧面的墙上了。其实,你只管好好站着就行了,他们在墙上转了90度画上了地板和门窗,只要控制好取景框,不要取景范围太大了,还真看不出假来。看到我身后的镜子了吗?有什么奇怪的吗?你仔细看一看,镜子里照出了什么?墙上的画,我坐的椅子。可是就是没有照出我来,这是为什么?我曾经把这张照片给一些学物理的人看过,他们基本上都没有猜出原因来。有人在那镜子上找了很多原因,如果在国内,可能马上就会有人说这肯定是“纳米”镜子,可惜“纳米”这个词在日本并不流行。其实,如果不在现场,你很难猜出来,如果在现场你擦一下镜子就行了——框里什么也没有!那是一个空的镜框,在墙的两面各挂了一幅一模一样的画,在墙两边各摆了一个一模一样的椅子。也托现代工业标准化生产的福,可以造出完全相同(至少在内眼能识别的范围内)的产品。

  东京塔的腊像馆里有很多跟真人一样大的腊像,1992年到东京塔的时候我还觉得这些腊像很神奇。但是,毕竟中国也改革开放多年了,尤其是在北京看过明皇腊像宫以后,就不觉得多么出奇了。

  这里的腊像有很多电影明星,比如施瓦辛格;也有很多传说中的人物,比如白雪公主等。当然也有很多真实的人物,比如东京塔之父(名字忘了)、日本二战以后领导经济复兴而被广为赞颂的首相吉田茂等。华人包括孙中山和毛泽东。我在毛泽东的腊像前端详了许久许久,从这里也可以判定他们的腊像制作水平不高,虽然他们专门为毛泽东的腊像缝制了中山装(西方人通称“毛制服”),但是,对于中国人来讲,这个人物太熟悉了。怎么看这个人都不像毛泽东,倒像个日本人。可标牌上清清楚楚地写着这就是毛泽东,还有生平简介。背景上画的是那些曾经与毛泽东共同奋斗过的人物,这是一个虚实结合型的景观。这么来布置这个腊像,让人想到日本的一种名叫“庭箱”的工艺品。

  东京塔另一个比较吸引小孩的地方是“奇异走郎”(不思议散步道),那里陈列了很多用立体摄影技术拍摄的照片,的确很精彩,立体效果好极了。日本在摄影艺术是对世界各国是有贡献的,当然,世界各国也在钞票方面对日本做出了对等的贡献。

  除了娱乐以外,日本也没有忘记教育。专门有一个场地叫“统计角”,上面有日本的主要的统计数据,同时还有一些抢答题之类的设备,让你在答题的时候了解一些知识。日本政府出版物服务中心的柜台上有免费的目录和简报派送。有的展区用立体电影放映设备宣传防灾知识,还有一些使用触摸屏的电脑供游客观看一些光盘,了解科学知识和日本政府的运作。而这一切都是免费的。


(2002年1月10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