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东京逛“庙会”

——日本散记之十

 

  当我去港区的区役所(就是区政府,在日本除国家政府称政府以外,都称役所)办理外国人登录手续的时候,发现它附近就是增上寺。而我从区役所拿到的材料上也说,日本过元旦的时候,各个寺庙都有很多活动。在国内的时候,我曾经在农历正月初一逛过龙潭湖的庙会,而日本的寺院在过年的时候做些什么,我还不知道,所以,2002年1月4日我来到了增上寺。

  甫到山门就看见了上面写的本月寄语,用语比较古朴,且有佛理玄机,不太好译,大意是:祈愿新春新气象,停止战争,重视生灵,为无限生灵祈愿无限佛光,创建光明社会。真是一派佛门的慈悲心肠,说来也对人不无启发。在总结去年一年时,一个日本的书法家挥毫写下了一个巨大的字:“战”。去年我们体会太多太可怕的事件了,可是,这个世界的问题怎么一个“祈愿”得了?美国“911”事件可能就是新世纪对抗形式的一个代表,有人指责国内一本名为《超限战》的书为恐怖分子张目,这可能真是无名火。恐怖分子未必有时间,也未必有那么高的中文水平,如果说那本书与后来发生的事态不谋而合,可能恰恰是作者的高明之处。现在美国在阿富汗的行动还没有最后结果,印巴两国有多有龌龊,巴以冲突升级……,所有这一切其实都是对当前世界各国的严峻考验,如果不能用高超的政治智慧化解矛盾,用政治手段解决国际争端,可能战争正未有穷期。金庸的很多小说都是反对冤冤相报的,可能也与金庸本人是个佛教徒有关,看来佛心是相通的。

增上寺大殿,后面即为著名的东京塔

  来到了增上寺的大殿,建筑也比较有特色,是一座相当宏伟的建筑。大殿是增上寺的主要建筑,此外还有很多建筑,包括安国殿、光摄殿、增上寺会馆等。增上寺的全称是三缘山广度院增上寺,据资料介绍,该寺于明德四年(1393)初建于现在东京平河町附近。1590年德川家康受封关东八国,进驻江户城(东京的古称),并且很快与增上寺的住持源誉存应上人交厚,把增上寺当做了德川家的菩提所(家庙)。1598年由于江户城扩建,增上寺移至现在位置重建。很快,随着德川家康开创的江户幕府时代的来临,德川家康的势力更加强大,增上寺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建设,规模越来越宏大。后来,经过火灾、战争等七灾八难,增上寺也受到了很大的损失,很多建筑毁于战火。到1945年日本投降时,增上寺虽然还存在,但已经是破败不堪了。直到1969年才开始增上寺的重建,1974年完成了大殿和安国殿的重建,1978年又开始建设新书院等建筑,1989年完成了开山堂的重建,2000年完成了综合道场建筑光摄殿,以及供信徒与参拜客举办各种活动和休息、住宿的的增上寺会馆。可以说,增上寺是在本世纪初才真正复兴的寺院,自然人气很旺。每年都有很多佛事活动。

香烟缭绕的大殿,最有特色的是“黄罗伞盖”

  在国内也进过不少的庵堂寺庙,对于佛教的知识也多少有所了解,还专门跟导游询问过如来佛的各种手印等佛教知识。进入增上寺大殿,我发现有两点与我见过的寺庙不同:第一,大殿里居然有黄罗伞盖,这在国内的寺庙里是没有见过的,也不知道日本的寺院都这样,还是只有增上寺这样,还需要以后再了解一下。另外一点我居然没有认出佛像的手印,如来佛的五种手印我都是知道的,可居然都不是。仔细了解才知道,原来这里是净土宗的寺院,供奉的不是如来佛,而是阿弥陀佛。

  按照佛说《无量寿经》所说,世自在王如来住世时,有国王因闻佛法,发无上正真道意,弃国捐王,出家修道,号曰法藏。法藏比丘在世自在王佛前发下了四十八条度生大愿,普度有情。法藏此丘成佛后号阿弥陀佛,就是这极乐世界的教主。

  按照佛教的理论,所谓净土,是指西方极乐世界。这是与我们这个娑婆世界称为秽土者比较而言的。我们生存的这个世界称为“娑婆国土,五浊恶世”。而西方极乐世界,国土清净平坦,气候温和适中,万物光丽,宫殿庄严,六时雨花,宝莲充满,宝树发音,化鸟演法,是一个微妙庄严的清净国土。而极乐世界的众生,身相端严,寿命无限,具六神通,常住正定,且具智慧辩才,得无生忍,道心不退,不堕恶道,这就是此西方世界所以称为极乐,也所以称为净土的原因了。

势至丸像

  信仰阿弥陀佛的修练方式要口颂佛号,所以,和尚经常口颂“阿弥陀佛”、或者“南无阿弥陀佛”,念佛的要求是:发之于心,出之于口,入之于耳,心口合一,念念不忘的念下去。“南无”二字是梵音,义为敬礼或皈依。阿弥陀义为无量光及无量寿。阿弥陀佛,就是西方极乐世界的教主。阿弥陀佛曾发过大愿说:十方国土的众生,若愿往生他的国土,只要持念他的名号,此人临命终时,他即与诸菩萨众前来接引。

  关于日本净土宗的历史,现在说法不一。我检索的结果也与增上寺所印发的材料上的说法不一致。比较通行的说法,认为日本净土宗受中国昙鸾祖师、道绰禅师影响较深,明确将善导大师尊为日本净土宗之祖师。若依净土真宗之传承,其历代祖师分别为:龙树、天亲、昙鸾、道绰、善导、源信、法然,称之为七祖。

  增上寺的院里有一尊“势至丸”的塑像,他1133年生于美作之国久米的南条稻冈庄(现在日本的冈山县久米郡),就是后来的法源上人,增上寺印发的材料说他目睹保元之乱,1156年决意普渡众生,1175年提倡专修念佛,开创净土宗,1212年入寂。我觉得这种说法的可信性不大。当然,我不是佛教徒,也不是专门研究佛教的,对此既缺乏专业知识,也没有深入研究的兴趣,这大概是不求甚解之一例吧。

  我的兴趣与其说是在佛法,不如说是在民俗。所以,在大殿里转过之后,我又开始关注起院子里的安排了。和国内的庙一样,院子里也有一些小摊,在卖一些特色食品。有煎饼、炒面等,还有卖烤鱿鱼的。有两点是我比较感兴趣的,一个是院里子居然见到了耍猴的。一个女人穿着类似练功服的服装,头上扎着带子,牵着一只猴子,在院子里打开了场子。有一些人围观,她嘴里不停地说着拜年的话,一边指挥猴子表演一些节目。她的嘴说得很快,但也不难懂,不过是指着猴子跟人要钱。并且说的时候多,练的时候少,因为猴子再聪明,也不过就那么几套把戏而已。她的这种演说让我在这里重复比较为难,但如果是侯宝林,一看不用听就能模仿得维妙维肖,不过是天桥的老一套而已。

  另一个是我在一处写着广岛风味的煎饼摊前,居然看到了与北京的煎饼果子差不多的东西。他在铁板上摊煎饼,然后在煎饼上放很多青菜,再在青菜的中间打一个鸡蛋。等到煎饼可以翻面了,就把它翻过来,让青菜那一面接着煎,并且在翻过来那一面抹上酱。等到两面都煎好了,再对折一下,成半圆形就可以卖了。比北京的煎饼果子只少一道工序——不放果子,也不知道日本有没有油炸果子。中国的油炸果子是从油炸鬼发展过来的,而油炸鬼据说是因为老百姓恨害死岳飞的秦桧夫妇,就用面作两个小鬼放在油里面炸,后来简化成两根面条放在油里面炸,所以,从南京到北京,油炸果子从来都是两根两根一起炸的。

  在地处烤鱿鱼的小摊前,特意标明是北海名产,价格是:整条鱿鱼500日元,半条鱿鱼300日元,鱿鱼头150日元,我怎么比两个鱿鱼头都比半个鱿鱼多,就花300日元吃了两个鱿鱼头。吃完以后觉得没吃饱(也不可能饱),就信步走到了旁边的一个小吃店,迎面见到店里面的“本月寄语”:五要珍惜:珍惜人、珍惜自然、珍惜时间、珍惜物品、珍惜国家和社会。感觉不错!又看见墙上的菜单中“汤豆腐”一行字下特意写了“特别好吃”,并且只要300日元,我以为是豆腐脑,就点了一份。当服务员一跑小跑给我端来(不是忙,而是习惯,实际当时店里只有我一个人)的时候,我不由得哭笑不得:边长为2厘米左右的方块豆腐四块,加一片海带,用清水煮过,旁边是一碟调料,用酱油、葱花、醋,还有不知名的调料调过。这就是被声明特别好吃的珍品。我也学日本人一样细嚼慢咽地分八次吃完四块豆腐,就结账走人了。

  与国内的庙会比起来,这里的“庙会”比较舒服。人不多,自然不会拥挤;环境整洁,地上没有任何垃圾;也许是佛门净土的关系,没有人喧哗,就连耍猴的也不敲锣,只是到关键时刻敲几下鼓。

  一路走下来,腿也累了,只好打个车回住处,这是我这一天花的最多的一笔钱——900日元。


(2001年1月4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