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了一场交通事故

——日本散记之九

 

  中国人在日本的形象不太好。这是由于多方面的原因造成的。一方面,由于中日两国是近邻,历史上就曾有很多交往,来日本的华人比较多。其中难免鱼龙混杂,有些人在日本做了有损于中国人形象的事,自然就会给人留下不好的印象。比如在日华人(我见到很多中文报刊都使用这个称呼)犯罪的问题,就曾经在日本的媒体上产生很大的影响。连很多华人办的报刊都难到回避,不得不承认,确实存在这样的问题。看媒体的报导国家有关部门也到日本来进行调查研究和商谈处理办法。

  另一方面,也与日本国内存在的一些问题有关。比如,现在手边就有这样一篇报导:《日本大学弥补生源短缺,超额招收留学生,中国学生成被宰羔羊》(《华人新闻》2001年12月20日)说日本山形县酒田短期大学生源明显不足,威胁到学校的自身经营,所以,学校走出国门,在配合日本政府“招收10万留学生”计划的旗号下,从中国黑龙江、吉林等省招收了大量留学生。但是酒田短大所在地根本不能提供198名中国留学生打工的场所,所以这些学生“集体大逃亡”跑到东京居住和打工,酒田短大本来在东京办了个分校,迫于政府的压力又取消了。这样,这些学生就成了被宰羔羊,如果不返回酒田,就要“黑”下来,这究竟是谁之过?

警车截断了交通,保护现场

  另一方面,日本一些媒体也确实做了很不好的宣传,来东京20多天,即发现攻击中国的书有四五本,过分的渲染,更加剧了事态的恶化。2002年1月2日,在东京的池袋,我见到了一场交通事故,本来不想旁观,以免又让日本人觉得中国人太没见识,太爱看热闹,或者中国人冷血。可我确实想了解日本对于这种意外情况的处理模式,多少也可以学习点经验。所以,还是旁观了这场事故,但我绝没有幸灾乐祸的意思。

  当我从知音中文书店出来以后,我突然发现池袋北口一条小街的交通出现了特殊的情况,警察站在街口,用指挥棒把所有想进入的车都拦住了,请车辆绕行。再往街的另一条看去,有一些人围在那里(据我观察没有中国人),警察正在从一辆车里往外抬人,并且街的另一头停着一辆警车,闪着灯告诉人们这里有事故。从现场看,共有三辆车撞在了一起,一辆是外国人开的“奔驰”,是左驾的,应该是直接进口的原装车,另一辆是日本人开的“大众”,是右驾的,应该是专门为日本生产的。这辆“大众”在发生交通事故之后,又向前冲,撞上了另一辆丰田。由于发生事故的时候我不在现场,所以,也不清楚事故的具体细节,从警察救人的过程看,现场没有血迹,应该是没有很严重的伤员。我对于事故的具体情节没有兴趣,毕竟这是令人遗憾的事故。我关心的倒是日本警察处理这种意外情况的程序。

喷着“东京消防厅”的救护车

  到场的救护车上喷的字是“东京消防厅”。第一辆车开来以后,先从变形比较厉害的“大众”车里救人,一位女士被救护车上的人小心地抬上了救护车。他们所用的担架是可以升降和折迭的,并且与救护车上的导轨配合很好,整个救护过程非常有秩序,设备也配备得得心应手,对于提高救护效率肯定是非常有用的。女士被用担架抬上车以后,一个男士抱着孩子,拿着孩子的玩具也跟上了车。这时,另一辆救护车也开到了,停在了“奔驰”的旁边,开始救护另一辆车上的人,那量车上的人受伤不重,只是开车的男士用手紧紧攥着另一只手的腕部,估计是挫了一下,警察问他:“会不会日语?”他回答说“会。”警察就用日语询问了一下伤情,并请他上了救护车。跟他同车的女士则站在车旁等着警察调查事故原因。

  这时我观察了一下到场的警察:有穿藏蓝色警服的警察,车上喷的字是“警视厅”,有穿藏监色警服,戴绿色“防犯”袖标的警察,这些人相当于巡逻警,我曾在住处附近看到过他们到处巡逻。还有一个穿着浅监色衣服的人,衣服背后印的字是“警视厅交通搜查”应该是专门勘察事故现场的警察了。除此以外,就是救护车上的人了,不知在日本他们算不算警察,没有看到明显的标志。

警察在勘察现场,左图是外国人的“奔驰”,右图是日本人的“大众”

  在完成了伤员的救护以后,救护车开走以后,就进入了事故勘察的程序。一个警察胸前挂着一块纸板,平放开来,是一份现场勘察用的表格,另一些警察则开始查找刹车印,分析车的行驶情况,并用尺子进行测量,用粉笔画图,所有这些都被那个托着纸板的警察画在了图上。他们的勘察非常仔细,连两辆车的轴距都要一一量过,可能是为了估算撞击时的车速吧。这些警察在工作时有条不紊,相互配合。旁边也不时有人停下来旁观,也有人叹息。但警察对此视若不见,专心致志地干自己的事情。各负其责,不时地与同伴交换几句看法。没有看到他们不耐烦的表情,也没有听到不负责的牢骚或者无端的指责。大过年的把他们折腾出来,看不出他们有什么不高兴的地方,当然也不应该高兴。只是很冷静地完成自己的职责。

警察在清理现场

  由于现场勘察非常细,我就没有再看下去。待我办完事,再出来的时候,发现勘察工作已经完成,一个戴着“防犯”袖标的警察正在清扫现场。整个事故的处理过程非常平稳,估计与平时有比较完备的预案有关。这场事故只影响了大约200米左右的一条小街,没有造成交通堵塞。

  作为外国人,我对东京的治安情况感觉比较好。以前我的一位同学曾经问过我,治安情况是不是与警察密度有关,我看不出两者的关系。平时在东京的街头你看不到警察,包括交通警也看不到,但所有的车辆和行人都自觉地遵守交通规则。

  我觉得,北京如果能够解决行人走信号的问题,交通的状况就会好许多。如果再解决公共汽车随便挤占车道的问题,就该高兴地蹦起来了。现在一到交通高峰,警察就不够用了,经常看到很多戴着“协理”袖标的人在路口站着,可行人照样不走信号,想什么时候走就什么时候走,管你是红灯还是绿灯哪。很多街上都划出了“公交专用道”,可以一到高峰期,根本没有公共汽车在专用道里走,把所有的道都给你占满了。明明是右转弯道,他偏偏在那里左转或者直行,结果后面很多本来可以正常右转弯的车反倒没有办法行驶,也不知道是跟谁较劲,或者耍什么威风。

  我在东京经常找警察问路。前面说过,东京的马路上看不到警察,那警察在哪里呢?在岗亭(日本人称为“交番”)里。东京的街道非常复杂,不仅外国人,就是日本人,迷路的事也是经常发生的,每个开车的人车上都免不了备有地图,但有时照样搞不清楚。所以,每当我找不到路的时候,就问警察,警察会很耐心你给你指路。有时找不到单位,他还会问你知道不知道对方的电话,他会帮你打电话去问,然后再仔细的告诉你。

  在北京时,我曾经有一次从中粮广场拐长安街,我当时只能走辅路,车也比较堵,我的车刚好被堵在了一个警察的身边。我觉得并线进入主路太难了,就问警察从辅路能不能拐到东二环。第一次,没有反应,我以为他没听见,又问了一次,他冲我吼了一句:“我在执行任务!”多亏他吼了这一声,不然我还以为是塑料人哪。可是,我了不敢再问了,并线吧。你再问,他给你敬个礼,少说也得两分。

  手头没有统计数据,不知道东京的车辆密度是不是比北京小,但东京的交通效率比北京肯定是高多了。能不能多学学人家的高明办法,吼解决什么问题?


来自宝贝儿子的评价:老爸,你可真闹笑话了。你差点被扣两分,也差点把警察当成塑料人。


(2001年1月3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