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的饮食习惯

——日本散记之五

 

  没啥别没钱,有啥别有病。这是中国人的老生常谈。到了日本以后,每天都要自己下厨房,一则是吃不起,再则是日本饭菜的口味也不太适合我。所以到了日本以后,又捡起了在中国人民大学读博士时的行当,当起了为自己服务的厨师。

  做饭就要买菜,所以就到了日本的超市。一到超市,确实是大开眼界。在这里可以看到日本的商业习惯,也可以从其销售的东西看出日本人的饮食习惯。

  首先,日本的超市不像国内的超市那么封闭,收款台实际在超市的中央,而不是在出口处,你经常需要拿着东西绕着收款台走来走去,除非你主动表示结账,否则你尽可以从容挑选,没有人打扰你,也没有人干涉你。在人不多的小超市里是这样,在人很多的大超市里也是这样。在上野附近,有一家名为“吉池”专门卖鱼的超市,里面人山人海,也照样不是封闭的。当然没有见到有人不付款就往门外走。

  其次,来到日本的超市,你才知道什么叫细菜。在那里不管是什么菜都是洗得干干净净的,用塑料袋装得整整齐齐的。一根西芹,也用塑料袋装好再卖。西红柿也是洗好的,拿过来就可以吃。我到东京以后,由于缺维生素,买了一袋最便宜的桔子和一袋最便宜的西红柿,回来以后当宝贝似地放着慢慢吃。主要是太贵了,很多人都知道,我在北京要吃水果是不计数量的,可在这里可不敢。不巧的是,昨天回来,想吃桔子,发现有一个已经变得跟王致和臭豆腐那色了。赶紧扔掉,把另一个吃了,再看那两个西红柿,都已经烂了一半了,所以,破天荒地放开肚皮吃了一顿,否则等到今天都要直接进厕所了。

  第三,日本的肉多数都是切好的,并且按照不同的吃法或片,或块,或丝,或馅,基本不用再加工,当然也有大块不改刀的肉卖,但很少有人买。再一个特点就是日本的肉都是瘦肉多,很少有肥肉。来到日本以后,一开始没有开火做饭,在外面吃了两天。第一天做饭,觉得肚子里油水太少,想买点大肉红烧一下,可是挑来挑去,居然没有像国内那么肥的肉。最后买的五花肉,也是80%的瘦肉,真是不过瘾。

  第四,日本基本买不到羊肉,到处都是猪肉和牛肉,走了几家超市都找不到羊肉。只有在广尾附近的使馆区的一家名为National的超市里,我才见到了进口的羔羊肉。可能还主要是为了照顾外国人的吧,我去了几次很少看到有日本人感兴趣。据说到一些专门卖中国货的商业街才有羊肉卖,还没有时间去。由于要在东京过春节,到时少不了要去看看了。

  第五,日本的鱼很多,但主要是海鱼。在中国东北时,我特别喜欢吃大马哈鱼(鲑鱼),还曾专门请同学买来往北京捎。到了日本才发现,怪不得中国的大马哈少,原来都到这儿开会来了。到处都有大马哈鱼卖,有淡的,也有咸的,但都是新鲜的。往往是日本产的贵,进口的便宜。这好像在日本是惯例了,以前来日本时,在商店买日本灌装的可口可乐,要110日元,而美国原装进口的才90日元。除了大马哈鱼以外,日本还有很多鱼,大概有上百种,有很多鱼都是我未曾见过的,甚至连名字都叫不上来。由于日本是岛国,海产品很多,有些也相当便宜。比如生蚝(牡蛎),在国内要十几元甚至几十元人民币一只,我在专门卖鱼那家商店见到的才100日元(约合人民币6元)一只。而我昨天没有赶上饭,买了四个发面饼就花了500日元。

  第六,日本的鸡蛋比较便宜。鸡蛋的价格,按10个中等个头来算(其实大的也大不到哪里去,毕竟走的是同一条通道,又不能李代桃僵,请驼鸟代劳),最便宜的才88日元。这也不能不让人大跌眼镜。当然,我也见到了很贵的,在前面提到的National里,6个鸡蛋就要600日元。我觉得奇怪,仔细一看,上面郑重声明,这种鸡蛋可以直接生吃,如果吃出毛病来赔你20万日元。这么贵,并且敢这么信誓旦旦的还很少,估计又是专门买给外国人,尤其是欧美人的。我本来就没有生吃鸡蛋的习惯,自然也犯不上当这种大头。捡那88日元一包的买了回来慢慢享用吧。

  说了半天菜,该说饭了。日本人特别喜欢吃拉面,满大街到处都是拉面店。第一次来东京时,在银座曾见到一家北京炸酱面饭馆,不知现在还在不在了,但这次我确实看到了一家北京西红柿面的饭馆。除了北京西红柿的字号,并且画了一个西红柿以外,还在门旁的招牌上特意声明:纯正中国口味。日本人爱吃面,由此可见一斑。另外,卖拉面的地方,往往也同时卖饺子。

  高仓健演过一个电影名叫《兆治的酒馆》(其实应该译为《开酒馆的兆治》),从那里就可以大致了解日本酒馆的情况了。由于东京是寸土寸金的地方,所以,酒馆都不大,很多酒馆没有桌子,围着锅台搭上吧台,再摆上凳子。厨师当面操作,顾客边看边吃。我在楼下吃饭的时候见过日本人卖饺子,他在平底锅里放上五个饺子,再倒上水,煮一会儿以后,水就干了,再往里淋上一些油,等饺子煎好以后就上桌。每份饺子就是五个,有的饭馆是六个,这只有日本人的饭量才能承受的。一方面我觉得不合算,另一方面也搞不清楚日本人拌的饺子馅是不是合中国人的口味,所以直到现在还没有在日本吃过饺子,不过元旦放假时倒可能自己包点饺子吃,毕竟中国有句老话:好吃的不过饺子,舒服不过倒着。

  当然,日本也有很多特别高级的馆,即有日本传统的“和食”,也有“洋餐”。1995年第二次来日本时,一个日本教授曾请我们一行到东京的帝国饭店吃过一次饭,那次饭可不便宜,尽管我不知道他花了多少钱,但我知道我是肯定花不起的。

  日本的商店里有很多调味汁,都是以酱油为主在里面加入了一些佐料做成的,适合不同的烹调方法。但这些佐料都与我的口味不合,有一天我专门买了一种号称无添加的酱油,实际上也不是中国酱油的味,甜滋滋的,根本不好吃。看来不到中国街,不可能买到中国口味的酱油了。出门在外,也只好忍了罢。


(2001年12月21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