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找有栖川宫

——日本散记之四

 

  日本东京有一个有栖川宫纪念公园。这本来没有什么特别的,但对我很特别,第一,它的对面是中国大使馆别馆,1992年来日本时我曾经住在那里。第二,公园是都立中央图书的所在地。当年我就曾在这里看过书,在这里看书是不需要什么手续的,也不用办证,馆里还提供很多服务,比如打印索书单,在北京图书馆看书要花钱买索书单,在这里不用,都是用电脑检索,然后激光打印索书单。我还记得门口的使用说也是用多种文字书写的,其中包括中文,是一个让人很舒服的地方。

  这次来日本,主要是为了合作研究,需要查找大量的资料,当然要好好地利用这个地方了。并且,这里离我住的地方也不远,每天步行十五分钟即可到达。当然,回去也是十五分钟。还记得吗:“从门到窗户是七步,从窗户到门也是七步。”这是当年曾经教育了我们这一代人的一部小说中的一句话。现在的青年人不知道是不是已经对此陌生了?

  去的时候是十五分钟,回来的时候当然也是十五分钟,好像没有什么可怀疑的。不过,也有例外。比如说从圣诞到元旦是一周,可从元旦到圣诞可不是一周了。

  为了看书,2001年12月15日,我来日本后的第一个星期日,我就从住处出发去找有栖川宫纪念公园去了。我记得是从地铁广尾车站可以到有栖川宫纪念公园的,我下了公共汽车,很方便地就在汽车站旁边找到了一个地图。东京的街道比较复杂,即使日本人也经常找不到,所以,人们见面经常是约好一个比较显眼的目标会合,或者通过传真机发送简单的示意图,再就是利用路边的地图了。当然,对于开车族,如果你花得起钱,也可以安装GPS全球导航系统,那上面不仅有地图,而且在你设定要去的地点以后,可以为你计算出最佳路线,并且用语音提示你在什么地方左转弯,什么地方右转弯,让你提前并线。

  很多时候你可以在公共汽车站找到本地的地图,上面标注特别清楚。对于行人来讲,这是很方便的。我就曾经多次利用这种地图找到我要去的地方,我倒希望国内,尤其是大城市,像北京这样的国际化都市能够学学一人家这一点。

  我按照地图找到了广尾地铁站,然后的路我就比较清楚了。一路走下走,沿途几乎没有什么变化。若说与1992年不一样的地方,就是当年有一个卖文具的小店,我还在里面买过明信片,现在那个店已经不在了,改成咖啡店了。

  在我漫步街头之际,一阵乌鸦的叫声传入耳鼓,我知道——到了!有栖川宫纪念公园的特色就是乌鸦特别多,当年我们来的时候就曾为此惊异不已。

  没想到,都立中央图书馆闭馆!出来前还查的“黄历”,没说闭馆啊。既来之,则安之,信步游览一下公园吧。

  有栖川宫纪念公园所在地本来是江户时代(1600—1867)旧盛冈藩主南部美浓守的外邸,明治29年(1896)成为有栖川宫的御用地,大正2年(1913)成为高松宫的御用地。从名字可以看出来,这两个人都是皇族。在日本,每个人都有姓,比如以出身为姓的有原首相犬养毅,以住处为姓的有书写著名的“田中奏折”的那个家伙,唯独皇族没有姓,只有宫名。我曾经问过一个日本人,天皇姓什么,他耸耸肩说:“不知道,可能姓日本吧?”高松宫特别热心于儿童教育和自然教育,做了很多有益的事。高松宫于昭和9年(1934)1月5日已故有栖川威仁亲王的忌日赐与其36325平方米的公园用地,当时的东京市马上开始建设,同年11月17日以有栖川宫命名的纪念公园落成。昭和48年(1973)4月1日,又将都立中央图书馆和港区的区立运动场并入,公园面积达到67560平方米。在拥挤的东京,能够找到这么一块地方很不容易。以前读森谷正规关于日、中、韩三国国民性比较的书上说,日本人就是善于以小见大,在很小的地方也可以造就出很多不同的景观来。今以有栖川宫纪念公园观之,信矣。公园虽小,确是有山有水,有花有草。公园中有一片丘陵,然后是一溪流水,水边因形植树,是日本传统的林泉式布局。

  可能是由于高松宫都特别热心于儿童教育及自然教育的缘故。公园里不仅有儿童乐园,有很多花草,还有很多鸟类,据公园的介绍中说有几十种鸟。当然有很多好鸟,可有些也算不上什么好鸟,比如说这个公园几乎是乌鸦的天堂,就连立于公园内的已故有栖川宫炽仁亲王的铜像上也落满了乌鸦屎。这在国内的公园中是不可想像的。

  另外,公园中有很多树桩,你不用手摸绝对不知道,实际上是用水泥做的。

  由于这一带是日本的“使馆区”,有很多外国大使馆,也有很多外国小孩在这里玩。我看到一个欧洲人带着他的小孩,在这里拿了一架上了发条就可以飞的玩具飞机,父亲在上发条,儿子在一边兴奋地看。好一幅父子同乐图!想起远在北京的儿子,不由得心酸,背过脸去走开了。刚走几步就听见小孩撒娇地哭了起来。回头一看,父亲一边用歉疚的眼光看着儿子,一面无奈地看看手里的飞机——他用劲太猛,把飞机的发拧断了。我不由得笑了——原来,外国小孩子也会哭,也会撒娇。外国人教育孩子也不是一味地只讲道理,不讲人性啊!

  从地图上看,东京有很多这样的公园,在看书学习之余,可以顺路去看一下,这大概也是意外的收获吧。


(2001年12月19日于东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