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印名片

女王

  孔子收到美国“世界汉学国际研讨会”的请柬,邀他在开幕典礼后作专题演讲,十分高兴,准备先去印一盒名片。

  文具店老板见圣人来了,异常恭敬,问清楚名片要中英文对照,对孔子说:“英文的一面,不知该怎么称呼?”  

  “不是有现成的Confucius吗?”孔子反问。

  “那是外国人对您老的尊称,‘孔夫子’拉丁化的说法。”老板笑笑说,“您老不好意思自称‘孔夫子’吧。”

  “那倒是的,”孔子想到自己平常鼓吹谦虚之道,不禁沉吟起来,“那,该怎么印呢?”

  “杜甫昨天也来过,”老板说。

  “哦,他的名字怎么印的?”孔子问。

  “杜先生本来要印Du Fu,”老板说,“我一听,说,不好,太像‘豆腐’。杜先生说,那就倒过来,叫Fu Du好了。我说,那更不行,简直像‘胡涂’!”

  “那怎么办?”孔子问。

  “后来我对诗圣说:‘您老不是字子美吗?子美,子美?有了!’杜甫说:‘怎么有了?’我说:‘杜子美,就叫Jimmy Du吧!’”

  孔子笑起来,叫一声:“妙!”

  “其实韩愈也来过,”老板又说。

  “真的呀?”孔子更好奇了,“他就印Han Yu吧?”

  “本来他要这样的,”老板说,“我一听又说不行,太像Hang you了。 韩老说,‘倒过来呢?’我说,You hang?那也不行。不是‘吊死你’就是‘你去上吊吧’,太不雅了。”

  “后来呢?”孔子问。

  “后来呀,”老板得意洋洋,“还是我想到韩老的故乡,对他说:‘您老不是韩昌黎吗?’他说‘是呀’。我说就印Charlie Han好了。”

  “太好了,太好了!”孔子笑罢,又皱起眉头,说,“他们都解决了,可是我到底怎么印呢?”

  老板想了一下,叫道,“有了!”

  “怎么啦?”孔子问。

  “您老不是字仲尼吗?”老板笑道。

  “对呀。”孔子满脸期待。

  老板大叫:“就印Johnny Kong好了!”

  夫子叹道:“我知道孟子(Mencius)变成了门修斯,没想到confucius也会变成 Jonny Kong了。”

  不久那家文具店国际闻名。大家这才发现,那老板原来是诸葛亮。

引自蕃薯藤·爆冷笑话(http://joke.yam.com/article.php?cid=cool&id=516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