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议重新翻译美国地名

真着急

  我觉得先前翻译外国国名地名有点儿崇洋媚外,净捡好词儿往上贴,动不动就“美”呀,“英”呀,“德”呀什么的。人有先入之见,要是换上中性词,哪还有这么大的魅力?如果诉诸贬义呢,没准儿我们当年就不会一门心思出洋留学了。

  首先,咱把美国译成“屙麦粒颗(America),绝对“信达”,尽管有点儿不“雅”。但让人一听这地方,不是荒蛮僻壤,就是穷山恶水,吃的拉的全是种子,必然三思而后行。

  再看首都在哪儿?“花生屯”(Washington)?!整个儿一个专业村。旁边的州庄稼都种不好,秋收一到“麦里烂”(Maryland),所以见人矮三分,“弗及你呀”(Virginia)!人弱言善,说话倒是文诌诌的。大西边那个花生屯稍好一点儿,屯里有个“细芽图”(Seattle),听起来象是一个农业科研站。

  本人先溜出国门,餐馆打工“扭腰”(New York),残了,伤心哪,呼天抢地有“痞”气,“废了呆哟废丫”(Phildelphia)!简称“废城”,一听就是烂地方。人人都说西岸阳光明媚,“裸衫鸡”(Los Angeles)女人不穿衣服,就挂个下海洗澡的小兜兜。投亲奔友开开眼去吧。但客久惹人厌,“家里烦你丫”(California),家人烦你都带脏字儿,还能腆着脸不走吗?其实,到哪儿也不容易,处处是陷阱,不是“诱她”(Ulta),就是“蒙他哪”(Montana)!

  兄弟我到过的地方不多,最早在“饿还饿”(Ohio)读书,那地方经常跟闹自然灾害似的,吃都吃不饱,怎么做学问?再损点儿,译成“屙还屙”,能把人吓瘫,好汉架不住三泡稀,如果没完没了,水分尽失,最后还不变成木乃伊。

  所以我跑啦。现在住的紧挨著“吃家狗”(Chicago),富起来是没指望啦,周围也怪可怖的。北有“唯死克星”(Wisconsin),南边儿抱怨“阴地暗哪”(Indiana)!这里没有太多回旋的余地,只有“一里挪”(Illinois),往东“迷痴跟”(Michigan),跟过去是湖,一迷糊就淹着,没听见正西面一声接一声地“唉噢哇”(Iowa),不是叹息,就是一惊一乍。

  还想来美国看看?咱接着再讲上海人的故事。上海人喜欢走南闯北,见多识广,到了美国,却回不去了。有学问的,对着大洋吟诗,“阿拉思家”(Alaska)!没有诗意的,只好每天“哇啦哇啦”(Wala Wala),以解心忧。

  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地方,有病没治,区分只有“得个啥死”(Texas)?遭逢歹徒,“恶砍杀”(Arkansas),遇见土匪,“砍杀死”(Kansas)!

  碰到强盗“非你可死”(Pheonix)!就是有幸免难,日后得中六合彩,谁不怕“富了雷打”(Florida)?既然如此,想想还是“赖死回家死”(Las Vegas)的好,谁知有家难归,她们只好绝望地哭喊“阿拉爸妈”(Alabama)。

引自人民网强国论坛时间:2002-01-03, 21:58: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