样板戏《列宁在十月》

  那些年除了演样板戏,也演过一些新编的现代戏。印象最深刻的是《列宁在十月》。

  此戏据说无剧本,全凭着旧戏曲的八大韵去“踩水”(即兴创作)大剧团不敢演,怕犯错误,只有些班子小胆子大的县川剧团才敢演它。演列宁的须生崔正红习惯台上走正步,举手投足依然是旧戏中的大臣风范。花脸刘盛财演斯大林,在台上老是用手死劲捻松香粘的八字胡。我同其它演员串角,端端正正站在二位革命导师旁聆听教悔。

  列宁唱:【红鸾袄·二流板】

    叫一声约瑟夫孤的好兄弟
    有件事朕同你细说端的
    打冬宫咱还要从长计议
    切不可闹意气误了战机
    冬宫内到处有许多裸体
    全都是大理石雕刻成的

  斯大林唱:(同上曲牌)

    嗔一声敬爱的……(帮腔)弗拉基米尔·依里奇
    三日前本将军已传话下去
    打冬宫不准毁坏文物古迹
    开枪不能朝着壁上的裸体
    那都是尼古拉留给咱们无产阶级的
    …………………

(摘自小说《落花时节》。作者何洁,诗人流沙河之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