蛤蟆鼓儿

甲:您这说相声的什么事全都知道,对吗?

乙:唉,一般的事我们倒是全都有个研究。

甲:那我问问你,蛤蟆你看见过吧?

乙:谁没见过蛤蟆呀。

甲:你说为什么它那么小的动物,叫唤出来的声音会那么大呢?

乙:那是因为它嘴大肚儿大脖子粗,叫唤出来的声音必然大。万物都是一个理。

甲:我家的字纸篓子也是嘴大脖子粗,为什么它不叫唤哪?

乙:字纸篓是死物,那是竹子编的,不但不叫,连响都响不了。

甲:吹的笙也是竹子的,怎么响呢?

乙:虽然竹子编的,因为它有窟窿有眼儿,有眼儿的就响。

甲:我家筛米的筛子尽是窟窿眼儿,怎么吹不响?

乙:因为圆的扁的不响。

甲:戏台上打的锣怎么响啊?

乙:它不是中间有个脐儿,怎么不响?

甲:我们做饭的锅也有脐儿,怎么不响?

乙:它是铁的,不响。

甲:庙里的钟也是铁的,怎么响?

乙:它不是挂着哪,钟悬则鸣。

甲:我家秤砣挂那儿了,咋没想过?

乙:十年也响不了,死固膛的不响。

甲:炸弹怎么响啊?

乙:炸弹里边不是有药吗?有药才响哪。

甲:药铺尽是药,怎么不响?

乙:往嘴里吃的不响。

甲:泡泡糖怎么响?

乙:因为它有胶性,能响。

甲:胶皮鞋怎么不响?

乙:它挨着地,那响不了。

甲:三轮车带放炮,怎么响了?

乙:那它里边有气呀!

甲:咱俩说这么半天,你有气没有?

乙:有气。

甲:怎么不响?

乙:我呀——

(摘自:薛永年、陈新主编:《中国传统相声小段汇集》,文化艺术出版社,2002年版,186-187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