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回应

  自从我的网站开通以来,得到了很多前辈和朋友的关注。授业恩师关士续教授的鼓励,使我很受感动,一些素不相识的朋友的回应,也让我着实高兴。

关士续教授:

昭君:你好!

  收到你的来函,也已点击你的网页看过。很高兴领略你的幽默,看来你的大宝宝在继承你的聪明的同时也继承了这份遗传。幽默感会保留下难得的童趣和童心,也使生活多了一层色彩的调剂。生活对完全不懂得幽默的人来说,大概会象世界在色盲的眼里一样,都变得灰蒙蒙的。

宝宝(regina_kathy@china.com):

你儿子真可爱,真的,够可爱的了! 你也够可爱的,居然把所有的都收集一起了!!

银狐(sjzl@cool.com.cn

  朋友你好! 我看了你的网站!做的很不错,我出生在湖北兴山昭君的故乡!我也十分爱好网络,有时间我们交流一下怎么样? 我的主页地址http://yzqa.363.net/http://yzqan.126.com

              来自湖北的银狐 2001.1.1

一个热心的网友(xajhzwz@eLong.com):

大哥:

  不知道怎么称呼了呵呵我确实在芜湖晚报上看到关于昭君在线的有关文章可能是别的网友发的吧没关系那儿确实是个好地方我会常去玩的嘻嘻有点冒魅了不好意思希望以后能和你成为好朋友!!

  一个热心的网友 2001年2月3日

  标点没来得及打呵呵不要介意呀

吉林美术出版社编辑华月月鸟(原名:华鹏):

老孔:

  今天有空到你的网站看看,挺有意思,尤其是你在网頁上的照片(就是动作不太像,也应背着手。另外,摘下眼镜,穿上风衣,再戴上顶冒子就可以了。当然,如果条件允许的话,可以刷上些油漆或白灰,那可就更像了)。好了,不多说了。因为我才上网,这点字费了半个多小时。

  你就猜猜我是谁吧,反正是你的铁哥们。

一位中新加坡留学的高中生

  HI, 呵呵,刚才看了一下你的网站(www.zhaojun.com)。呵呵,总之给你总结了2个字:搞笑!哈哈~~特别是你的儿子,我还挺羡慕他呢,有那么一个爸爸~呵。

  关于怎么来到你这里的呢,我也挺胡涂的,哈哈~本来是想找些卧室布置的资料来得,可不知怎么的就转倒你这里啦,嘿嘿~(傻笑) 你经常出国么?看来是日本了,我现在在新加坡上学,高中,哈哈,小吧,你都有儿子了。呵呵~有空聊聊吧:byy@x263.net(我的EMIL)

全体兴山人(hu7979@163.com):

您好!孔老师:

  我来自昭君的故里湖北兴山,由于是山区许多方面都晚外界一步,网络也是最近几年才出现在这个古老的小城,赶上三峡工程的建设,我县也搬了新家,小城也有了大变化!但是唯一让我心酸也是一直心酸的是我们没有注册到zhaojun.com这个域名!

  的非常巧,王昭君是我们县的历史名人!而在当代有着同样名字的您也是最早让zhaojun在网上安家的。有一句话憋在心里面很久了,现在我斗胆把它说出来,也好了我们的一个心愿!“孔老师,您能不能忍痛割爱把www.zhaojun.com让给我们?”不揣冒昧,不当之处,敬请谅解。如果有可能,我们会在首页永远的刻下您的名字!而您的网上一切的费用我们会给你安排好!

致

礼!全

    体兴山人(hu7979@163.com)

         2003-06-07 16:48:00


您好!

  收到你的电子邮件,我也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我确实为贵县对历史名人的珍视而感到高兴。生于孔家,又是教师的儿子,自己也当教师,对文化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从您的来们中看到了贵县的变化,我也非常高兴。我是从事社会科学方面的研究的,也到过国外,对于我们国家每一项进步我都能感受到一种自豪。

  您说zhaojun.com这个域名让您心酸,说得我心里也是酸酸的。面对您的目光我甚至怀疑我做错了什么。可是,我真不能把这个域名转让给您。因为这是我的网上家园,已经运行了三年了,很多朋友都在这里与我会面。我的一些学生都把它当作与老师沟通的窗口,尤其是到了国外的学生,经常会到我的网站看一看。在一定的程度上这是我与我的学生的网上家园。如果我把它转让了我也有一种流离失所的感觉。您从我的网站上可以看到,我研究过网络问题,我的第一本关于网络的书《网籍危机》就是从域名被抢注写起的。所以,对于这个域名我也真是舍不得。既然域名曾经让您这么心酸,您也就能理解我的心情了吧?

  我上网查了一下zhaojun这个域名,有一些还没有注册。不知是否适合于您?我把查询结果附在后面了,供您参考。作为一种变通办法,我还有一个提议:zhaojun.net.cn这个域名现在在我的名下,如果您觉得需要,我可以把那个域名让出来。请您考虑一下。这个域名我注册以后也没有开新的网站,只是把它指向了我现在这个网站。也没有对外宣传过。如果您需要,我愿意配合您到我注册的中国万网办理一切过户手续。

  至于您说在首页上刻上我的名字和安排我网上的费用,那更让我不能接受。即使我把域名让出来,我也不会接受这个条件的,我不过是一个很平凡的人,不希望张扬,也不敢接受过分的感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