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一天CS游戏

  就在2004年6月19日,宝贝儿子在中心教学楼的走廊里“艺术欣赏”的时候,实际上他还表达了另一个心愿。

  他到我的博士生张继海那里去,张继海问他有什么心愿。他说:“等我过完十八岁生日,第二天我要打一天CS游戏。”

  我也知道,这是他目前心态的真实写照。

  我原来是不禁止宝贝儿子玩电子游戏的,但他这个年龄实在是自制力太差了,有段时间他总是匆匆忙忙地对付完作业就去玩游戏。出于对“电子海络因”的防范,我已经坚决禁止宝贝儿子玩游戏了。但是,我只能教育自己的儿子,不能教育别人的儿子,总有那么些人在那里开发电子游戏。游戏中充满了凶杀,并且音箱里不时传来一句口号:“我是流氓我怕谁?”到底在向孩子们灌输些什么。

  真他妈的,我们的社会已经进入了这样一个阶段:浮燥加上浅薄,再加上唯利是图!为了自己挣银子,什么都敢干,连孩子都不放过!在这个社会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成了狗放屁。就像有些人宣称的:天上飞的不吃飞机,地下跑的不吃火车,海里游的不吃潜艇,四条脚的不知板橙,两条脚不吃自己。人欲横流,尽显贪婪本色!

  在此不由得让我想起葛优在《编辑部的故事》里的一段台词:你说人这一生容易吗?打小在娘胎里就充满着危机,妈妈一口烟就可能畸型,钙多了不长个儿,钙少了就罗圈腿,好容易熬到十个月,一不小心还得让产钳把脑袋给夹扁了,等到你会走了,天上下雹子,地下跑汽车,是个旮旯就躲着个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