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术欣赏

  2004年6月19日,宝贝儿子跟我到办公室,我们谈了一会儿,我就开始忙自己的事了,宝贝儿子自己在那里玩。

  等到我发现宝贝儿子不在身边时,就喊了他一声。

  我问宝贝儿子在干什么,他说:“我从电梯的显示上看电梯上下的层数,然后还从窗口往外看正在建设的体育文化综合馆。”

  我说:“你看那干什么呀?”

  宝贝儿子说:“我也没有什么玩的呀,再说,那是艺术欣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