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坊

  2003年5月,宝贝儿子突然在他卧室的门上贴上了一纸告示:绝密工作地,严禁入内。

  仔细一看,原来他的手工作坊开张了。门上贴着价目表。做手工是宝贝儿子的一大爱好,在他做手工的时候,所需要的原材料特别简单:一卷胶带、一把尺子、一把剪刀和一些用过的打印纸即可。这些东西在他的手中可以鬼斧神工地变化为各种物品。当然,他做得最多的还是各种武器。

  宝贝儿子本来是一个急性子,可是做起手工来却是少有地耐心。就连手枪枪柄上的花纹也一点点地用笔画出来,准星和缺口的位置也是反复校正,他没有什么仪器,就不断地比划来比划去手工校正。

  我仔细地观察了他的价目表,真可谓物美价廉。

  我问他:“儿子,你怎么把价格标得这么低呀?”

  他很认真地回答:”其实,那都是用一些不值什么钱的废纸作的。“

  “可是,儿子,你的手工也值很多钱哪!”

  “嗨,手工值什么钱哪,我就是愿意玩儿!”

  这个小东西还不懂经济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