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军刀割鱼翅

(漫画选自吉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老夫子》)

  哈工大的一个校友发了点财,到北京来看我,请我和宝贝儿子吃了一顿不便宜也不好吃的鱼翅捞饭。从此宝贝儿子就记住了鱼翅好吃。当我的《日本散记》中写到在巴米扬餐厅吃鱼翅比烤鸭还便宜时,他更是对鱼翅念念不忘。

  2002年11月2日,我从海南出差归来,宝贝儿子照样顶着他那大脑袋偎依在我的怀里打听我在海南的活动,因为海南也是他想去的地方。他问我在海南游泳了吗,我说没有。他非常奇怪,因为在他看来到了海边不游泳简直不可思议。可是,事实上我确实不喜欢游泳,也游得不好,我游泳的水平根本没有办法与他相比,那是花了我几百块钱在学校游泳池里练出来的。

  我不想在儿子面前丢脸,只好说:“那里有许多鲨鱼,我不敢下海游泳。”宝贝儿子问我:“那为什么不买把瑞士军刀带着下海呢?” 我说:“瑞士军刀多贵呀?为了一次游泳买把军刀也太不值了吧?”

  宝贝儿子一脸不屑地说:“那怕什么呀?只要割回一块鱼翅就够本了!”

  虎头虎脑的虎儿子,你可真有虎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