留着慢慢打

  宝贝儿子太过于顽皮,有时气得我没有办法,只好给他一个强刺激——打他一顿。

  2002年12月9日,他感冒了,躺在家里的床上休息。我走过去问他:“你有时候特别气人,爸爸恨不得一下子打死你,可是爸爸为什么没有打死你呢?”他眨眨牙说:“你想留着慢慢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