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密的分析

  公元2001年7月18日,宝贝儿子接到她母亲的电话,说她在出差的途中,半夜被人偷走了一只鞋,结果很狼狈。已知的线索是一同上车的一位旅客中途下车,估计肯定是她偷的,这人可能变态。

  儿子听了以后,发表了自己的看法:“可能是那个人偷走了,因为她有一双同样的鞋坏了一只;也可能不是她偷的,而是别人偷的,故意放在她的行李一起,被她带走了。”

  “另外,爸爸,就是她偷的,也不用理会她。”

  “为什么?”

  “你找她也没有用,她还能总活着呀?早晚还不得死,人海茫茫,说不定不等你找到她,她就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