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不是梦

 

  “我们的家乡,在希望的田野上……”,在今年以“科技创造未来”为主题的全国科技活动周开始的时候,五音不全的我居然想起了这首老歌。作为地球上的高等生物,人们无不对未来充满着美好的憧憬。但未来靠什么去创造,今年科技活动周的主题以最简明的方式给出了答案,我们的未来不是梦。在科技活动周丰富多彩的活动落下帏幕之后,回到办公室仔细品读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由科技部部长徐冠华先生亲任主编的《科技创造未来》一书,真有些兴奋不已的感觉。

  这本科技周的同题书,集中了科技周主题科普展览知识区中的精华,以现实科技图景为主线,以科技的历史发展为辅线,构筑了普通读者理解科学技术的基本知识结构,从最基本的认识论视角入题,历史和逻辑地展开叙述,又不失时机地给出现存的难题或未来的发展展望。

  在开幕式上,徐部长代表组委会介绍本届科技活动周的主要活动时说,今年的科技活动周将通过一系列丰富多彩的活动,充分展现科学技术对人类文明进步的巨大影响,使广大群众深刻体会科学技术作为新世纪发展动力的重要作用,激发公众对科技创造美好生活的畅想与憧憬,凝聚科技界努力奋斗、勇攀高峰、不懈进取,进一步焕发全民族的创新创业活力。再回头看这本书,比较恰当地体现了徐部长的思路。

  再看执行主编董光壁先生,应该说是科技史界的泰斗了。在我尚未“叛出师门”之前,多次聆听过董先生的学术报告。给我的感觉是,董先生一贯以思维敏捷、逻辑严谨、论辩有力而著名,他看问题的眼光非常冷峻,有时甚至有些“狷介”。而在董先生任执行主编的这本书里,我看到了他的另一面——对科技发展总体脉络的把握,属于那种高屋建瓴的大手笔。撰文的几位作者也都是当前在学术界与读书界比较活跃的实力派,这就决定了这本书的价值和品味。

  科学社会学家们曾给现代科学技术归纳过若干个特征,其中很重要的一条就是:科学技术已经高度专业化,对于非专业人士而言,其内容已经是不易理解的了。因此,一些世界级的科普作家才成为与世界级科学家一样受人尊重的专家,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他们作为科普作家角色时对科学的贡献一点也不比他们作为科学家角色时逊色!阿西莫夫、伽莫夫、卡尔·萨根、道金斯、霍金等等一串闪光的名字已经成为读书界的耀眼亮点。当前在一些发达国家,“公众理解科学”已经成为朝野各界非常重视的一项事业。我国一批有识之士也在极力倡导并开始付诸实际行动,我们可以把这本书也看作是一次促进公众对科学的理解的努力。

  自从1978年那次历史性的全国科学大会以来,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思想已经深入人心,在新技术革命大潮汹涌之际,小平同志又提出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论断。“经济建设必须依靠科学技术、科学技术工作必须面向经济建设”已经成为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指导方针。但是,这些高瞻远瞩的思想和统揽全局的重大方针要想变成千百万群众的自觉行动,需要有一个前提——加强公众对科学的理解。科学不是只靠少数人参与就可以成就的事业,它涉及到社会的方方面面,公众对科学的态度及科学对公众的态度,都关涉到科学和社会发展。应该吸引更多的普通群众参与到科学事业中来,从基础处做起,提升公众对科学的兴趣和关注,提高全民族的科学素质。

  可能有人不以为然:现在还有谁不相信科学的力量?!可是对于科学的态度的确存在着抽象肯定,具体否定的情形。我这里指的不是人文主义者从文化视角对科学所作的批判,那是另一个层次的问题。我这里说的是公众对科学的理解。比方说,生活在北京有一个特别方便的条件,开出租车满街跑的“的哥”是最关心国家大事的,而长期在中关村一带“拉活”的出租车司机,更差不多都有个“半仙之体”,我坐车时经常与他们聊天。说起中国要发展,经济要腾飞,没有人不承认要依靠科学的力量,但是,如何依靠科学的力量?依靠科学的哪些力量,恐怕就不那么明确了。原因无他,对科学缺乏了解之故而。可能有人会说他们不典型,那么哪些人更典型呢?我们不是还经常在报刊和电视上看到因对科学的无知和误解而出现的令人啼笑皆非的报道和议论吗?科技界的一位前辈说过,不仅普通人需要科普,科学家也需要科普,道理很简单——隔行如隔山。在我们高举科技大旗,宣告要用科学来创造未来的时候,更需要让公众对科学有一个整体的概念,需要从科学的图景和发展过程来梳理出一个线索,向读者展示科学技术不同门类、不同领域之对象和过程之间的关系及科技知识的来龙去脉。这,正是出版这本书的一个贡献。

  科学决不仅仅是一种知识体系,更应该是一种精神和一种方法。据新华网的报道,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主席周光召日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科技是普及性的事业,公众不仅要了解科学知识,还要了解科学态度、科学方法和科学精神……

  拥有具体的科学知识是必要的,但不具备科学精神、不掌握科学方法,恐怕还会做出更让人哭笑不得的事情。有一个以火腿肠打天下、曾经名噪一时的企业,现在已经陷入困境,原因很多,但据材料反映,这家企业经常请一些“大仙”、“预测师”来算命,并且用算出的结果来指导企业的经营。这简直让人无法相信!还有我亲眼目睹的。我在祖国最南端的那个省旅游时,导游小姐告诉我某楼是根据香港“某大仙”的指点设计建造的;更让我瞠目结舌的是,该导游还指着政府办公楼告诉游客:我们这里没有白底红字的牌子,也没有正南正北的办公楼,因为某大师告诉我们发展经济要靠“歪门斜道”和“黑白两道”。在湖北木兰山到处可见挂着“预测”招牌的占卜者。可见科学精神的匮乏到了何种程度!要了解科学精神,就要了解科学发展的过程、了解科学思想不断进步的脉络。如果说了解了热力学定律的科学知识可以防止人们徒劳无功地去以各种形式制造永动机(其实有人一直没有放弃这种努力,前几年媒体上还有报导),那么了解科学思想的发展过程,就有助于人们从科学与迷信、愚昧、伪科学的斗争过程中,增强科学意识、树立科学精神,真正按科学规律办事。这,可以算得上出版这本书的第二个重大意义。

  人是自然界长期进化的产物,自然界通过人实现了自我意识,而科学则是人类智力劳动的最绚丽的果实。通过对科技发展历程的鸟瞰,可以让我们比较系统地了解人类通过长期努力积累起来的科学知识。先哲说过,研究的逻辑和写作的逻辑是不一样的,仅从理论成果我们可能学不到具体的科学方法。还有人说过,科学研究的过程是搭着脚手架盖大楼的过程,一旦大楼完工,脚手架就拆除了,反倒使人不知大厦是怎样盖起来的了。想想看,到现在人们也搞不清埃及的金字塔是怎样建成的,而作为精神成果的科学大厦就更是让人摸不着头脑。通过历史的回溯,我们不仅能够了解科学理论的发展过程,也可以通过科学家们前赴后继的探索实践,了解他们认识世界的方法,这是更为重要的。

  通过这本书,读者还可以看到一些重要的科学概念的演变、一些重要科学理论的形成和一些虚假概念的破产。而科学理论就是这样在不断修正错误的过程中完成的。经验往往不能让人聪明,但教训却可以使人警醒。人生的经验可能无法传授,科学上的失败却是值得关注并引以为戒的。让人们通过阅读这本书,增强一些科学方法方面的知识,应该是本书出版的第三个方面的意义。

  科学是人类文明的结晶,但是对科学的滥用,也将给人类带来无尽的灾难。周光召在接受采访时也指出,科学技术犹如双刃剑,要用科学的态度去看待新科技,不要把它神化。“如果科学的发展增加了社会不平等,自然环境破坏也日益严重,这样的科学不会为人民所接受,科学家应首先有责任去避免滥用科技。”本书在讴歌人类科学成就的同时,对科学发展过程中由于科学技术的滥用所产生的严重社会后果,也没有文过饰非和粉饰太平。书中对“三大文明病”和环境破坏也用一定的篇幅进行了介绍,这就是一种比较严肃的态度。我们所呼唤的公众理解科学,也包括由于对科学的不正确的运用所引起的负面效应的了解。惟其如此,才可指望公众在消除和减弱负面效应方面与科学界和政府一道担当起自己的责任。

  应该说,科学技术发展所引起的社会问题不是科学技术本身固有的,而是科学技术知识及科学技术的运用还不完善的情况下出现的问题。以塑料的使用为例,当这种高分子合成材料走进千家万户的时候,谁也没有想到塑料袋会成为“白色污染”的首魁,这是人们始料不及的。但是,这些问题的解决,一方面需要科学技术的不断发展,用更好的材料来代替不理想的材料,用可降解的塑料来代替不可降解的塑料。另一方面也需要公众对科学技术的理解,需要公众的配合。我曾经与一个具有绿色情结的人争论过,我认为人类社会现在已经离不开塑料,也不应该因噎废食排斥塑料,关键是要加强回收。后来我的观点果真被我在国外的见闻所证实。但是,要加强塑料的回收,需要有相应的社会建制和每一位公众的实际行动。真的像上海浦东的那条标语上所写的:垃圾分类,从我做起!通过阅读这本书,会让人们以更平和的态度去对待科学,既不盲目地崇拜,也不过分地责难,难得一颗平常心。这方面的内容构成了这本书第四个方面的特色。

  这本书的设计和印制非常精美,图文并茂。这在同类书中是比较突出的。早就有人说,现在已经进入了读图的时代!的确,丰富的图片,尤其是珍贵的历史图片,包含着大量的信息,可以用更直观的形式和更形象的手段让科学走近公众。让人们知道科学的历史上,不仅有以乱发示人的爱因斯坦,还有秃顶的普朗克、大胡子的诺贝尔、丰姿绰约的居里夫人、温文尔雅的王选、慈祥和善的李四光、一脸睿智的华罗庚和也不是天天撞电线杆子的陈景润……

  这本书还有一个特色,大概是为了强化正文效果,编者独具匠心地在书眉上编排了一些睿智而醒世的科学格言,使人阅读的时候仿佛在与一批先哲直接对话。让科学家走下神坛,走进公众之中,可能也是公众理解科学的一个有效手段。

  说起来,我被这本书迷住了,但也不是没有遗憾之处。尽管撰稿者尽量让自己的文笔贴近读者,可我总是觉得书中的文字还应该更活泼一些,应该让科学性和艺术性融合得再好一些,给阅读过程增添更多的趣味性。当然,站着说话不腰疼,如果是我来执笔能不能做到,也不敢夸口。古人早就说过:鱼和熊掌,不可得兼,当年马克·吐温就曾建议财政部长的报告中加点笑话和纵横字谜,不是也没成吗?此事古难全!

Last modifi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