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8年09月30日

科学研究需要问题情结

孔昭君

  科学发展就是不断地始于问题和终于问题的过程,同时也是科学
概念、科学定律和科学理论不断形成和增长的过程。科学问题,特别
是科学难题的提出、确认和解决,构成了科学自身发展的内在动力。
1938年爱因斯坦在《物理学的进化》中指出:“提出一个问题往往比
解决一个问题更为重要,因为解决一个问题也许是一个数学上或实验
上的技巧。而提出新的问题、新的可能性,从新的角度看旧问题,却
需要创造性的想象力,而且标志着科学的真正进步。”在1900年世界
数学家大会上,德国伟大数学家希尔伯特提出了著名的23个难题,被
称为“希尔伯特问题”,这些问题在一定程度上引导了20世纪数学研
究的进程。

  本世纪初的物理学革命在科学史上具有重要而深远的影响,而这
场物理学革命又始于麦克尔逊-莫雷实验和黑体辐射实验所提出的两
个难题:光顺地球转动和逆地球转动时的速度为什么一样?如何解释
热的东西发光的光谱?经过科学家们的不懈努力,从第一个科学难题
中产生了狭义相对论,从第二个难题中产生了量子力学。我们不能说
这两个科学难题决定了科学的发展,因为那不符合马克思主义经典历
史唯物论,但我们也不能否认这两个科学难题起了关键性的作用,否
则就不符合实事求是的原则。

  著名哲学家弗兰西斯·培根有一句经常被引用的名言:跛足而不
迷路的人能够超过虽健步如飞却误入歧途的人。科学的发展不仅需要
热情,更需要冷静的思考和认真的选择。以史为鉴,我们只有抓住科
学难题,才能抓住科学前沿,才能找到科学研究的突破口和可供探索
的“当采学科”与“当采点”。

  振兴中国科学,是一项庞大的系统工程。然而,千里之行始于足
下,我们首先应该立足于当代科学发展的前沿,选准可以作为主攻方
向的科学难题。可以说,能否找到真正有价值的科学难题,本身也是
对中国科学界的一次考验。爱因斯坦认为解释麦克尔逊-莫雷实验是
值得探索的难题,唐吉诃德就认为战胜风车是有价值的难题,其选题
的优劣毋庸再言。

  在即将跨入21世纪之际,吉林人民出版社推出了《21世纪100个科
学难题》。该书根据21世纪科学发展趋势,编撰了100个概念清晰的科
学难题,它们选自最基本的富有深远意义的前沿科学、横断科学、边
缘科学,主要包括自然科学,同时也涉及与社会科学融合的超门类交
叉科学乃至哲学。这100个科学难题,是由我国118位科学家共同完成
的。可以肯定地说,其中某些问题已经进入了我国科学界的“射程”,
为中国科学界确定21世纪的攻关方向提供了坐标。

  随着科学技术一体化的发展,科学发现变为技术原理突破,并进
而影响社会经济的进程日益加快。其中一部分科学难题的解决,不但
对推动科学的发展,也会对我们国家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产生非常重大
的影响。

  展望21世纪中国科学的发展,我们有理由相信,这本书将对我国
基础科学在21世纪能够真正迈进到世界科学的前沿去取得重大进展发
挥它应有的作用。正如中国科学院前院长周光召副委员长在本书的出
版座谈会上所指出的:“中国的基础科学要发展,就必须面对这样一
些难题,组织力量去加以解决。……只有这样,中国的科学才能真正
复兴,才能够走到世界前列。”

  由于笔者不是学自然科学的,对一些问题的理解未必准确。但是,
作为一名主要从事科技管理研究的管理学工作者,关注科学的发展既
是我的兴趣,也是我的使命,是我工作的一部分。通过阅读本书使我
看到了我国科学界未来的攻关方向,也深信它将为了解21世纪我国科
学的发展提供一把钥匙。我唯愿自己有幸能看到这些难题在我国科学
家的努力下攻克,为我国科学的发展开拓出一片新天地。那时,将是
我国科学的真正腾飞之日!

  今天的中青年科技工作者都不会忘记,当1978年郭沫若同志喜吟
“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为“科学的春天”高呼的时候,
小平同志深入阐述了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技术是生产力”的伟大原理。
而与此同时,徐迟同志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一文在神州大地
掀起了一股学科学、爱科学的狂飙。很多同志就是因为这篇文章的感
召而踏上科学探索征程的。无独有偶,据本书责任编辑范春萍同志在
《编后记》中回忆,编著本书的缘起,就是因为希尔伯特的学生外尔
的一段话像烈火一样,引发了她心中当年被《哥德巴赫猜想》所铺就
的干柴。世纪之交的风云际会,必将迎来明朝彩霞满天,而《21世纪
100个科学难题》一书则是东风第一枝。

  面向21世纪,我们有理由相信,由我国科学家选定的这100个难题,
无疑是科学界所面临的难题,但真正的科学难题可能不止100个,如果
能再发掘一些科学难题,将对我国21世纪的科学发展产生更为重大的
影响,这是我对本书编者的更高的期望,我想,这也许并不过分。

 

Last modifi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