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大话明星》

  黑心杀手王小山出书了?怎么听着都不像那么回事!可事实难以改变,几家网上书店都有图像,更何况还有一本印好的书飞到了我的案头。从B(Bit)世界到A(Atom)世界的种种征候都表明这是真的,至少,我们虽然没有发现夸克,但发现了夸克存在的证据。

  从书中看出,王小山正在异化中,正在成为一个以批判明星为乐的“明星”,真不知道上帝能不能造出一座连他自己也搬不动的山!

  王小山其人,我认识。值此窃书不算偷,攀附不为丑的时代。不妨也来摆点老资格,谈谈我与这位明星的交往。

  我与王小山不是在B世界认识的,胆小若我者,即使喝醉了也不敢在B世界里招惹这个“黑心杀手”,我是在A世界里认识此公(此处纯指性别)的,共与他喝过两次酒,还有人保驾在旁。

  王小山这个人比较狡猾。第一次他请我在紫竹院的东坡酒楼吃饭,其实是吃菜,而且还喝了不少的酒。点菜的时候,他命我先点,我说就点东坡肘子吧,他一脸认真地说:“这不算,你没看这是什么地方,那东西不点都得往上写,点别的,点别的。”好容易对付完成了任务,该他点菜了,他第一个点的就是东坡肘子!近观他的文笔也是如此,一本正经在告诉你他智商才70,然后信手拈出了三道题,答案在中学课本上都有。如果你答不上,他没说什么。既使你费尽了吃奶的劲答上了,他恭喜你和他一样,达到了文科高中二年的水平(《乔丹是谁?》)。他说倪萍做作,弄个金丝眼镜戴上装有学问,完了引用赵本山的话:小样,你以为穿上马甲我就不认识你了?(《倪萍的日子》)这不是挑拨离间吗?

  王小山这个人的文笔比较特别,他在谈一个问题的时候,好像章鱼伸出八只手(脚?),让你防不胜防。并且经常是在不经意间发招,从不可能的角度出拳!他恭维了赵忠祥那么多话,最后突然问一句,不知道赵老师有没有勇气回答一声:为人民服务!(《恭喜赵老师》)这都哪儿跟哪儿的事,完全不按棋谱,也不讲章法嘛!他不光对别人不客气,对自己老爹老娘也敢开涮,愣说以他老爸的脾气一生气摔电视没有什么可奇怪的(《别添乱》),说他老妈一听乔丹准往葛洪的书里找,从道家炼丹术入手(《乔丹是谁?》)。说这些话之前还先声明他老妈是大学教授,你说有这样的孩子吗?

  王小山的文笔有点不雅,居然还让你抓不住脏字。比如“50万算个P”,说姜昆最近几年简直有点没P硬挤的感觉(《没人了》),劝伏明霞如果真想表达“FUCK”的愿望,应该换一个更文雅点的词(《牛粪插在花上》),亏他说得出来。还有更损的哪,他说邓式炒作方法和老军医治疗阳痿的手法的确很像,大致分为这么几招:握、勾、挑、弹!然后再给你一一分说(《炒作速成班》)。也不知他是从哪儿学来的。

  王小山的确是个黑心杀手,让他逮着什么碴口算你倒楣!他要不把你弄个体无完肤,绝不算完。一个问题他能不厌其烦地给你分析个底掉。比如关于冯小刚谈找不到好编剧的问题时,他费尽了九牛二虎的力来证明——当然是钱的问题,为此还抬出了他奶奶——我奶奶曾经告诫我:如果有人跟你说,这不是钱的问题。你别相信,那一定是钱的问题(《当然是钱的问题》)。分析张纪中不拍《射雕英雄传》的原因,共找出了四条:1.累,2.还是累,3.一样累,4.更是累(《不是轻易地放弃》)。他可真不嫌累!

  我与王小山第二次见面,是他请我喝酒,其实是吃饭,因为那天他看见我开着车!地点是在“瑞得在线”所在地车道沟的一家鸡毛小店。听他讲了讲他在网上拍板砖的故事。听着听着,我觉得虽然我年龄比他大不了几岁,可这中间的“代沟”也太明显了。他是一个性情中人,当时他是带着伤出席的,询及原因,原来是在吃宵夜时看见别人在欺负一个小女孩,上去为不相干的人打了抱不平,被人揪了一把头发下去,你说悬不悬,那可是连着脑袋的呀!万一那几根头发长得比较结实……他毫不在意地说:对方也没占着便宜。费话!就凭他的脾气,对方能占得着便宜吗?本来那次我是应邀劝他不要太孩子气的,看他的表现,我把一肚子的话都咽了回去。现在回想起来头发根子直发炸,好险——如果我说出来,他会放过我吗?最轻也得说我智商超不过70,黑心杀手可不是好惹的!

  本来以为王小山生活在虚拟的“赛伯空间”里,已经不食人间烟火了,甚至他的存在都有些朦胧了,颇有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感觉。现在看他写的这些文字,以及这些文字也未能免俗地印了出来,我才知道,他也拖着一根庸人的辫子!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冬虫夏草,你说他是虫还是草?

  附注:本文曾以《牙根舌头——好险!》为题,发表在2001年4月27日《科学时报·读书周刊》上。在发表时编辑删除了一段(文中红色部分),为保留文稿的本来面目,此处全文保留。

Last modified on: